欢迎光临
够嗨才有趣儿

讲故事:背叛的代价

绿竹
启明县的人被称为中国的犹太人,他们勤劳又精明。大多散在全国各处做着大大小小的生意。只有婚嫁是个例外,启明县的人,一般都是本地人嫁本地人。

李璐也不例外,大学一毕业,就被妈急召回家。几轮相亲下来,外表清秀、性格温婉的李璐却看上一位意外来相亲的小伙子。

第一面,李璐就对这位叫方世明的小伙子有深刻印象,主要是他的外貌比较特别。一米七不到的个子,黝黑的皮肤,两只小眼睛像两颗绿豆样镶嵌在宽宽的脑袋下面,这相貌,不是难看,而是怪异,就像个外星人似的。但他很有礼貌。一坐下就对妈阿姨长阿姨短地叫。

本来没想着见第二面,却因这人是妈的一个老姐妹托过来的,说对方很想和李璐再见面。妈没办法,便说你再去见见吧,这小伙子的相貌长得怪,你准看不上,别说我了。

不料,这次见面,却让李璐对这个人刮目相看,他请吃饭的地方是一家启明有点名气的海鲜餐厅。菜一上来,方世明一吃梭子蟹,便停下筷子,让李璐也别吃了。

李璐一脸惊诧,方世明让服务员把餐厅经理叫来,人来了后,方世明不紧不慢地说:“你们这蟹是死的,刚才看到是活的,吃到嘴里怎么变死的了呢?你们这样做,是在砸你们老板的牌子啊。”

那女经理一听,立马霹雳啪啦解释一通:“我们卖的都是活的,不可能把死了的蟹卖给顾客,您放心好了,可能是烧法不一样。”

方世明叹一口气,摇摇头,让李璐别吃这个菜了。等两人快要走出餐厅门口时,迎面进来一个人。见到方世明就笑着打招呼,一介绍,原来是方世明的朋友,也是这家餐厅的老板。

方世明便把刚才的事简要讲述了下,说:“出现今天这样的问题,你这个老板要负很大责任,说明你来得少,现在餐饮竞争这么激烈,如果厨师长瞒着你做出这些事,不久的将来,可以想象……”

和餐厅老板聊完,已是九点多了,方世明回过神来,忙向李璐道歉:“不好意思,光顾着说话了象……”边说边挠挠头。

李璐笑笑,“没关系的,你对朋友提的建议很中肯,餐厅的菜品质量是核心竞争力……”

两人聊着这话题,不知不觉竟走到了李璐家门口象……一看表,足足聊了一个多小时,双方说再见时,互相看着对方的眼睛笑了笑。他们发现,两人对一些问题的看法,出奇地一致象……

李璐觉得方世明沟通能力强,对事情有独到的看法。但为什么没有像其他启明县人一样出去做生意呢?据妈说,本来这人她连见都不想安排给女儿见,可碍于人情,她不好意思拒绝,说这家人父母前几年做纺织生意失败,欠了很多债,现在穷得只剩房子还没卖掉。

没想到女儿却对他上了心,李璐妈心里一百个不乐意,可女儿说了,这人是妈介绍的,我也不算违了家里的意思。这句话把李璐妈的嘴堵住了。但老太太说:“这家人的底子是空的,现在生意也做不起来,我看这人相貌长得怪模怪样,不会有啥好前途,你可想好了,以后啊,有的你苦头吃。”

可这李璐是个倔性子,即使妈反对,她也不松口。她认为方世明是个有头脑有想法的人,只要有机会,他的日子一定会好起来。

就这样,李璐在娘家的反对下,和穷小子方实世明谈起了恋爱。要说这方世明,倒是对她一心一意,除了外出跑项目,回家就和李璐粘在一起。对李璐,更是百依百顺,就差没把她宠上天。

除了这些,李璐觉得最重要的是她俩聊得来,两人在一起就说些经济形势,宏观调控,做啥生意较有前景这些话题。方世明也觉着遇到了自己想娶的人。

于是,在恋爱一年后,两人结了婚,方世明买不起房,小两口和妈妈一起挤在60多平的老房子里。即便这样,过惯好日子的李璐也觉得爱情蜜甜,只要有爱,一切都会有的,不开奔驰又如何?不去欧洲度假又如何?不买名牌包包也没不开心。

只要和这个人在一起,她就觉得很幸福。她没觉得苦,遇上一个可以一起奋斗的人,是她的幸运。李璐反而这样认为。

婚后没多久,李璐把爸爸偷偷塞给她的几十万钱全部投到两人看好的项目中,他俩经过市场调查,一致认为开婚纱摄影店很有市场空间。

很快,方世明拿着老婆给的钱,在城郊租了店面,开出了婚纱摄影店。两夫妻分工合作,配合默契,一个开公号做宣传,一个找价格便宜又风景好的拍摄点。为了拉业务,两个人吃尽了苦头,风里来雨里去。经过近一年的苦心努力,生意渐渐有了起色,到第三年,生意已稳定下来,在启明县还开出了分店。

方世明买了房子和车子,李璐又四处奔波开始装修房子,忙了大半年后,小夫妻俩开开心心住进了新房子。

摸着新房子崭新的真皮沙发,方世明抬头看着妻子,想起这几年的辛苦,不知不觉红了眼眶,“老婆,你辛苦了,现在生意稳定了,我们要个孩子吧。”

听丈夫这么说,正在擦桌子的李璐回转头,笑了笑:“好啊”。说起孩子,李璐心里掠过一阵隐痛,婚后她怀过一个,那时婚纱店还没开张,舍不得多叫人,自己在店里没日没夜忙。也不知道有了,那天,熬了一夜的李璐突感小腹疼得厉害,下身流出血来。等方世明心急火燎把她送到医院,医生说孩子已经掉了。

方世明让她别再操心店里的事,在家养身体就行。这样,李璐便安心在家当起了家庭主妇,丈夫很精明,也善于和人打交道,照这样的行业趋势,生意会越来越好。

不出李璐所料,她回家这二年,丈夫把公司经营得越发好了。开了好几个分店,还计划把店开到市里去。这得合计合计,我也得助他一臂之力。李璐在大脑里一通搜索,想起大学里隔壁寝室的王颖颖来。她是本地人,以前听她说过有亲戚在工商局上班,要注册营业执照,最好有熟人,办起来快些,这样想着,李璐便辗转联系上了她。

听了李璐的来意,王颖颖在电话里发出清脆的笑声,“好呀,你让姐夫来找我下喽,事儿成了,得请我吃饭呀。”

“那是肯定的。”李璐挂完电话,心里松了口气,这个颖颖,学习不怎么上心,时不时换个男朋友,那时候,她们几个,老实的女孩子甚至有点羡慕她。

这段时间,方世明渐渐把工作重心转到市里,要做大做强,就必须走出去开拓市场,这一点妻子很支持,还把同学介绍给他,有个熟人好办事,由熟人牵线搭桥,事儿就好办多了。
有妻子的支持,方世明便信心十足地到市里开拓市场去了。因为忙,回家次数寥寥。期间李璐又怀了一次,却还是流了,医生说她身子太虚,操劳导致。丈夫去了市里后,虽说这里的店有店长打理,可李璐不放心,时不时地去店里看看。

那天,她走到店门口时,天下起了雨,她不小心脚下一滑,摔倒了,肚子里的孩子,又没了。

丈夫知道后心疼得不行,当天夜里就从市里赶回来,在医院陪着她,轻声安慰说:“没事的,宝宝以后还会有的,你以后不要这么操心了。”第二天,婆婆来了,沉着一副脸。
李璐不说话,低着头。她心里清楚,在启明这地方,像他们这样结婚几年的夫妻,孩子都该有二个了。婆婆是个脸上藏不住的人,平时看到她,也一直念叨,赶紧着生吧,人家在你们这个岁数,都俩孩子了。

见婆婆的脸上没笑脸,李璐心里也不痛快,两人就这样僵着脸。方世明一看气氛不对,忙说:“妈,你不是老说胃不舒服吗?今天刚好来医院,我陪你看看去。”不等老太太回答,儿子便拉着妈的手到了门口。

一走出门,老太太立马说:“这样下去,我啥时候能抱上孙子,我命苦啊。”说着说着,还抹起了眼泪。

泪眼迷糊中,老太太看到一女的穿着高跟鞋,“啪嗒啪嗒”走过去,紧身裙包着浑圆的屁股,走过去又折回来。看到儿子就叫:“姐夫,姐怎么样了?还好吧?”

“还行,谢谢啊,还大老远跑过来看。”方世明看到这姑娘,客气地打着招呼。老太太看着儿子领着这姑娘走进媳妇的病房里去,便也跟了进去。

听儿子一介绍,原来是媳妇的大学同学,这回儿子到市里开公司,媳妇托了她的亲戚帮忙。老太太上上下下看着王颖颖,最后目光停留在她浑圆的屁股上,再看看躺在病床上脸色蜡黄的媳妇,老太太的嘴角不自觉地咧了咧。

方世明瞧着妈露了笑脸,心里松了口气,之前,妈也因为孩子的事和妻子置气,可这,也怪不了妻子。

老太太看着这个王颖颖和媳妇有说有笑的,儿子在一旁怜惜地看着媳妇,便说:“儿子你放心,这儿有我呢,你们放心去办事儿。快走吧。”

王颖颖听老太太这么说,便说:“怪不得方总生意做这么大,原来有老妈和老婆的全力支持呀。”

老太太看着她,笑眯眯地说:“你是老同学,在市里,你可得使把劲,帮帮我家世明,回头啊,阿姨好好谢谢你。”

听老太太这么说,王颖颖忙说:“阿姨不用这么客气,我跟璐璐是老同学了呀,这点忙么总归要帮的……”

李璐在医院里住了半个月,这段时间,丈夫没回来,婆婆来得勤,每次都带饭菜来。世明打电话来,婆婆每次抢着说:“你媳妇身子骨好多了,你安心忙你的。这来回跑也累啊,一个已经这样了,你可别再累出病了。”

婆婆这么一说,李璐也觉着丈夫来回奔波确实太累了,筹备新店本就是高强度工作,李璐便也在电话里说:“不用担心我,有妈在,你忙你的,注意身体。”

随着市里的新店临近开张,丈夫已很久没回家,李璐也觉得自己恢复得差不多了,便想着去市里看看丈夫。虽说丈夫每天打电话来,可李璐还是有些想他,说实话,也是想要早点怀上宝宝。

李璐赶到市里参加新店剪彩,和丈夫短暂团聚后,又回到家。丈夫开始筹备第二家新店,又开始新一轮忙碌,生意越做越大,丈夫在市里买了300多平的别墅,说等以后稳定了,把全家都搬到市里来。

生活变得越来越好,李璐觉得现在重要的是赶快怀上宝宝。李璐想着到婆婆家去一趟,商量下自己到市里和丈夫一起住的事,这里的店就交给亲戚打理。

一路想一路走,不知不觉便到了婆婆家门口,隔着门,李璐听到公公的大嗓门:“你说你,也太心急,这不离生还早着呢嘛。”

又听到老太太的高嗓门,语气里带着兴奋:“这还早啊,说不定明天就生了,我可得亲眼看着我孙子出生。你快点,快把那包新衣服拿过来象……”

“孙子?”听到这二字。李璐的手在门上僵住了,停顿片刻,手缩了回来。孙子象……李璐感到自己的脑子有点反应不及。她抽脚往回走,用双手按住脑袋,边走边想,不知怎的,脑子里闪过丈夫和婆婆交替着的脸。

李璐回到家里,睁着眼过了一宿。直愣愣躺床上,想得脑袋都疼了。

快晌午时,忽一骨碌爬起来,拔脚往婆婆家去。一进门,不见婆婆,忙问公公:“妈呢?前几天说好陪她去买衣服的。”

公公在厨房冲开水,大声回答她:“走亲戚去了,说是娘家亲戚生病了,上医院瞧瞧去。”李璐听着,也不说话,坐了会儿,帮公公捡了捡菜,便说到店里去看看,就走出来。
她不由自主拨了丈夫的电话,电话响了好几声,没人接。又连续拨打,依旧没人接。李璐坐在沙发上,有点儿呆。不一会儿,丈夫的电话来了,“在忙?饭吃了没?”李璐温柔地问。“有点儿忙,有个大客户,先挂了,回头再说。”那头匆忙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可分明,她在电话这头听到几声婴儿的哭声,虽然微弱,可她还是听见了。还真是被说着了,今儿个就生了,婆婆去得真是时候啊。李璐这样想着,脸上掠过一丝冷笑。
她打了个电话给同学兼闺蜜。“听说王颖颖生了?”

“不会吧?这么快,她以前不是扬言找到大BOSS才嫁的嘛?”电话里传来闺蜜好奇的声音。

“你帮我去看看她,给小孩包个红包,我以前欠她个人情,可别说是我托你的啊,要知道了人肯定不收。”李璐认真地说。

“看你说的,小事儿一桩,交给我,你放心。”闺蜜在豪爽的笑声中挂了电话。

傍晚时,闺蜜回电:“圆满完成任务,生了个小子。”

“是吧,我消息比你灵吧。”她笑着回复闺蜜,心里却像扎进一把刀,一阵猛烈的生疼袭来。

方世明的生意规模已做到了全省第一,在多个市县开了连锁店。李璐却一直没怀上孩子,方世明每次回家都安慰她:“不急的,慢慢来,孩子总会有的。”李璐听到这话,总是笑笑点点头。

这方家老太太,倒是一趟趟跑市里跑得勤快。问起来,说是儿子在外面没人照顾,她这做妈的不放心。本来让媳妇去照顾她,无奈媳妇身体也不利索。没办法,只有做妈的多去看看儿子。

中秋节,方世明回来了。晚上,李璐和他一起到婆婆家吃饭。

吃着饭,婆婆好像无心似的说:“我听五幢的李奶奶说,她孙子媳妇好几年没怀上,去年领了个女儿,第二年,孙子媳妇就生了……”李璐听了,好似没听到,自顾自喝着果汁。
方世明忙说:“这都是迷信,没这说法。”

话没说完,公公大声接上话茬:“没错儿,这事儿我听李老爷子说了,真事儿。”

李璐便抬起头,语气轻柔地说:“我们一向喜欢孩子的,如果爸妈有这想法,我不反对……只是象……”

说到这,李璐停了下来,几个人的眼光都盯着她。“我身体不好,店里又忙,实在没精力带孩子,要是抱一个,妈能不能帮着带……”李璐为难地说。

“当然能,当然能,这有啥,我家这小子,还不是我一手带大的?”一听这话,婆婆一脸的高兴,忙不迭地回答。李璐看到丈夫脸上刚才锁着的眉头舒展开来,她的嘴角咧了咧。

自从婆婆抱养了男孩子回来后,就很少去市里看儿子。丈夫照例忙碌,公司被丈夫经营得风声水起。快年底时,公司上了市。

春节,丈夫从市里回来,和李璐一起到婆婆家吃年夜饭,饭吃到一半,方世明说:“我想分些股份给儿子。你们看呢?”

丈夫话音刚落,婆婆抱着孩子说:“早该这样,看我家小宝贝,多乖啊……”公公也点点头。

李璐说:“我不同意。”

方世明惊诧地看着她,“老婆,我们不是说好的吗?待他就像待亲生的一样。”

李璐看看他,不说话。脸上是坚决不同意的表情。婆婆见李璐态度坚决,忙打圆场:“阿明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得和璐璐商量好了再说嘛,你们回去再合计合计。”
一回到家,方世明急吼吼冲着她说:“我们不是说好的吗?”李璐看一眼丈夫,坐到沙发上,一手端茶,茶到嘴边,用嘴巴轻轻地朝茶水上吹了口气,又将茶杯放下。

“孩子是你生的,可不是我生的……我自然不会同意。”李璐平静地说。

“孩子虽是抱养的,可我没把他当外人,就像是我们自己生的一样养、一样爱。”方世明说。

他显然没听明白李璐话里的意思。李璐不说话,继续端起茶杯喝茶,不时用眼睛看看他。

“再说这孩子进门,不是你同意了的吗?”方世明这句话的声调有点低,显得有那么一点委曲求全。

李璐心里冷笑了一声,她分明看见他右眼的眉毛在不停地跳,这是他心里紧张时才有的表现。

“我再说一遍,孩子是你生的……不是我生的,听懂了吗?”李璐想今天必须得把话撂明白。

“你这话什么意思?你怀疑是我生的,你这想法,也太荒唐了。”方世明一脸生气状,右眼眉毛控制不住地跳。

“这份家业是我和你一起创立,我不同意给你的……儿子,这很难理解吗?”李璐反问。

“这能怪我吗?是我的问题吗?”方世明大了嗓门,既然妻子坚持这个想法,那索性把话说明了,反正这事他也有两手准备。

“方世明,没想到你还真当着我的面说出这样的话,是我不行,拖累了你,那你说怎么办?”李璐语调平静。

“我们这地方,不一直都这样吗?你有啥委屈的?我待你还不好吗?”方世明一口气把这些话说出来,这确实也是他的心里话。在他们启明县,多少男人外出经商发了家,不都在外面养个小的。

他还算好的,还不是她一时三刻生养不了,妈又催得紧,他也是没办法。

“行,你就按照你的想法做,但我不会在股权书上签字的。”李璐喝着茶回答。

“既然你这么绝,这日子,没法往下过了。”方世明沉着脸说。要是离了婚,李璐得到的股权只有3%,大头在他这儿,她什么也别想得到。房子这些都在妈的名下,她也不要想。方世明心里盘算着。

“好啊,我同意。”李璐回答,拿起手机,“李律师,明天麻烦你来趟我家里。”

第二天,李璐约的律师如约而至。双方坐下来,听律师介绍了关于离婚涉及的一些财产分割原则。听完,方世明一时没明白过来。

他没想到,妻子全部知道。知道就知道了,就算离婚她也拿不了多少钱。不管怎么说,现在反而好了,可以和她结婚了,他正这样想着。

“按照我们掌握的情况,可以定性为重婚罪。”李律师说。

“你说什么?我又没和她离婚。你真是……满口胡话。”方世明自信满满。

“你都和王颖颖公开同居了,还带她出席各种场合,这还不算?”李璐在一边说。

“李律师,还有几张照片也拿出来给他看看。”李璐和戴着眼镜看上去四十多岁的女律师说。

“好。”

说话之间,李律师拿出了几张照片,是王颖颖和另一个高大男人的亲昵照片。

除了照片,律师还给他看了一段视频:一艘游轮上,王颖颖穿着件黑色露背短裙,满脸兴奋地挽着一个高大男人的手。两人走到甲板上,她点起脚,“啪”的一声吻了下男人。高大男人搂紧她的腰,一对丰满的乳沟在黑纱抹胸里若隐若现,王颖颖大声笑起来。甲板上的人都看过来,男人以极快的动作揉了揉她的胸,又捏下她的屁股。她又咯咯笑起来,放浪的笑声在甲板上回荡。不一会儿,男人搂着她进了船舱。

接着律师还出示了她给这男人买的房子,是位于市中心的高档楼盘。

李璐看到方世明的脸由白转紫,再从紫转到惨白,交握着的两只手在微微颤抖。

这几年,他那么信任王颖颖,把自己的钱大部分都给了她保管,想着再怎么样,也是有孩子的人了,怎会不信任?可他还是没想到,这女人的心思,比他想到的还要多得多。不但买了房子,还投资了几个铺面,但,不在她的名下,都在这个男人的名下。

方世明脑子里急速回放着和王颖颖在市区生活的种种,除了妻子之外,她的存在,在父母这也是公开的秘密。其实一开始,自己忙于工作,并没有多少心思去想这些。直到一天早上醒来,发现身旁还睡着王颖颖。后来,才知道,这事是妈在背后推了一把。

妈还过来特意说:“我就指望她给你生个一男半女的,也不用觉着对不住璐璐,我们这儿,男人不都这样?要没个生养,我和你爸可不答应!”

妈这么一说,再加上那女人确实也很温柔,不管是生活上,甚而是床上,都让他觉得和妻子完全不一样。这么一想,他也就默认了妈的按排。

他以为他会像启明县大多数出去的生意人一样,外面养一个,家里放一个。毕竟,这地方的传统不能丢,得留着家里的那个,爹妈还是要面子的。

“方世明,情况都讲清楚了,你说说你的想法。”妻子的话打断了他的思绪。

“我回去商量商量。”方世明强打精神,既然昨天说了要离婚,那也就没有回头路了,他是知道妻子脾气的,这个事被妻子知道,她决不会再给他机会了。

“好,商量好了,一周之内告知我。”李璐说。

方世明面无表情,站起来就走。

方家,老太太不停地嘀咕:“你也真是的,这么点儿事,都能让她给知道了?”

那个女人骗了钱!”

方母不甘,回道:“这孩子总归是我们方家的……要不是这样,你能抱上孙子?”

方世明捂着脸的双手突然放开,大吼一声:“够了!”说完站起来,门“砰”的一声被重重关上。躺在婴儿床上的孩子忽然哭起来。

李璐坐在沙发上,正接电话,闺蜜说:“事情办好了,房子都转到你名下了。”

李璐听了,脸上露出久违的笑容,“好”。挂完电话,她把自己陷在沙发里,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回想起那天,他的承诺,仿佛就在昨天。“方世明,我可把丑话说前头,你要是以后学这里出去的男人,我可不饶你!”

“你放一百个心,我是怎样的人,你还不清楚?这颗心都是你的,给不了别人。”方世明看着她的眼睛深情地说。
“万一呢?”李璐歪着头,带点儿调皮地问。
“要杀要剐,任凭你处置。”方世明用手指着自己心脏的位置回答。

她露出甜蜜的微笑,把头依偎在他的肩膀上。他趁势吻了她的脸。

方世明找了律师,和王颖颖摊牌。王颖颖倒也干脆,表态表得利落,“孩子归你,你给我的钱,是你自愿,我给你生了孩子,拿你这点钱,不算冤枉你。”
方世明的脸白了,“想拿着我的钱去找小白脸,你别做梦了你!”

王颖颖冷笑几声,说:“我和你结婚了吗?我找谁过日子,你管得着吗?”

正说着,电话响了,是男人打来的,大致意思是他们之间缘分已尽,他要和她说再见了。说完挂了电话,她再拨过去,对方已关机。

挂完电话,她的目光刚好和方世明的目光碰上,他嘲讽的目光告诉她,是他在捣鬼。她站起来,朝方世明扑了过去,“你个丑八怪,我和你拼了!”律师忙着把撕扯在一起的两人拉开。
方家父母为了不让儿子受法律的制裁,放下脸来求李璐。李璐也爽快,答应不追究方世明的重婚罪,但要把所有公司的股份转给她。

王颖颖的高大男人跑了,再也没找到他。她给他买了三套房子,当初为了不让方世明察觉,房产证上写的都是男人的名字。

可如今,自己苦心经营的一切都成了空。她盘算着重整旗鼓,再找个男人,过个三五年。说不定又能套住几套房子。

李璐把自己的父母从老家接出来住到市区,自己忙于管理店铺。三年后,她嫁给了比自己小五岁的职业经理。也不知怎么回事,结婚后没多久,一直以为怀不了孕了,却意外地怀上了。她便把公司交给丈夫经营,自己在家安心养胎。

那个高大男人,是她托了闺蜜堂弟,他给安排的小弟,人专门做这个的。

不管怎样,她都不会原谅王颖颖,也不可能让她捡到一点便宜。

想到这,李璐抚着自己日渐隆起的肚子,一抹微笑浮现在脸上。

讲故事:背叛的代价

赞(1)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嗨趣儿 » 讲故事:背叛的代价
分享到: 更多 (0)
优惠券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够嗨才有趣!

福利导航每日福利TOP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