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够嗨才有趣儿

抖音刷赞骗局

抖音刷赞骗局

主人公杨悦是同事的亲戚。。。

在一个叫作“微端骗局交流群”的QQ群内潜水四个月后,湖北在读大学生杨悦默默退出了群聊。
“觉得没希望,钱追不回来了。”
这时候,进群时的二百余成员规模,已经接近五百。期间,如杨悦一般的中道退出者不在少数,但不断涌进来的新人还是很快逼近这个群组的人数上限。以给抖音、快手平台上短视频点赞的名义发布兼职招聘信息,最终诱骗受害者购买一款名为“微端”的任务布置软件,并利用其“快速回本”的心态,进一步骗取会员费,这种诈骗手段被受害者统称为“微端骗局”。
骗局本身并不高明,但足够“与时俱进”,以至于即便最初抱有“要是让我交钱就是诈骗”的警惕心,杨悦还是一步步落入了诈骗团伙的圈套之中。
形同早期的“淘宝刷单”、“小说打字员”等惯用伎俩,随着各短视频产品的火爆,为店铺刷单的诈骗手法逐步进化为给网红点赞。
前者代表的产业本身热度的降低及科普力度的增强下,目前已经几无可骗,于是乎,诈骗团伙这次找到了“新瓶装旧酒”的机会。

此外,诸如杨悦一类在校大学生依然是被骗主体。在微博、贴吧等大学生群体集聚的综合类社交平台上搜索,不难发现,校园依然是受骗重灾区。
南京理工大学紫金学院贴吧,大量受骗学生发帖控诉行骗者猖獗之外,问题的背面,亦存在“热门造假”的公开秘密。同被套路的大四学生侯明明的心态具备一定代表性,她直言自己放松警惕心的原因:“现在好多热门都是刷的,我想他们刷这些数据,一定得有人做吧。

”起底“微端骗局”套路“现在还有人被骗吗?”添加微信好友后,来不及打招呼,杨悦第一句话先表达了担忧。去年十月,她本着想“兼职赚点零花钱”的想法,加入学校所在地一个同城兼职群,很快,一则兼职广告引起了她的注意。“招聘抖音、快手视频作品点赞员,给商家指定的用户作品双击点赞,帮助作品上热门涨粉。
一单1- 2 块,日薪80-150,月挣 3 千。时间自由,单量不限,多劳多得。工资日结,无押金,无会费,新人入职奖励 50 福利。”后附联系方式:“加工作QQ群:XXX,点群号添加,进群直接接单。”
无独有偶, 2 月初,猎云网也在一个聊天灌水微信群中看到这类消息,根据对方给出的操作提示,顺利进入“面试”环节。搜索指定群号后,这一名为“工作 6 群”的已经有近两千人在内。旋即,一位昵称“今日值班”的年轻女性头像用户打开私聊对话框,首先从职业及年龄上确认应聘者是否符合要求。猎云网假称自己大四在读,寒假无事,因此想寻些简单的兼职工作之后,对方便开始介绍工作方法。
具体步骤按照对方提示,根据指令操作即可。不过,猎云网发现,该短视频无论内容还是制作都十分简单粗糙,仅仅只是一则在车内拍摄的前方路面实况。值得注意的是,在查看该视频的短短几秒内,其点赞数已经呈每秒 5 个以上的速度增长。此外,猎云网注意到,几天之后,再度搜索同一账号,其作品目录下已经更换为另外一部随机拍摄的居民楼外景,原内容早已消失无踪。为了提升诈骗成功几率,诈骗团伙通常会在试做阶段将钱款真实有效地打来。
猎云网在将点赞完成截图发至对方后,很快便收到了自己的“佣金”。只不过,骗局这才真正开始。一方面,对方将借助受害者本人,将诈骗消息进一步扩散,增大成功几率。这一点体现为:受害者入职条件中,包括复制原文并传播其所提供的文案至自己的社交网络平台。另一方面,这款名为微端的产品首次出现,并被介绍为“接任务的专用APP”。在最终将“小白兔”收入囊中的过程中,自然要经历几重祛除“不可能性”的筛选。遗憾的是,在与对方沟通的过程中,由于多次在执行操作后试图“刨根问底”,猎云网就早早被不耐烦的对方直接拉黑处理。在不断新增的群成员面前,诈骗团伙似乎没有必要为“意志不坚定者”浪费时间。

而更重要的筛选流程则是正式入职之后,杨悦入局也是在这一环。在完成所有入职任务之后,“杨悦们”大多被“老师”拉进房间,在该房间内,受害者们得知,倘若想要处理任务,必须使用这款名为“微端”的任务布置工具。而这款软件需要花费 98 元购买。
在购买完成后,杨悦在线上被一名“老师”拉进一个另一个房间,在正常讲解的过程中,“老师”开始第二重诈骗。“老师说我们做任务如果出错要赔钱,”杨悦所在的房间内成员不解,便询问“怎么办”www.hiquer.com/。该名讲解员旋即追加套餐费用。“交 118 元升级钻石会员,公司承担错误,不用你们赔付任何费用。”杨悦展示的缴费记录“当时信了他们的鬼话。”事后回忆,杨悦愤愤。但在当时的情境中,因为初次入职缴纳的 98 元亟待回本,又对兼职抱有希望,她便不再多想。在猎云网接触到的多名受害者的陈述中,大多以98+ 118 元的套路被骗去共计 216 元,通过支付宝和微信,分别向不同的私人账号转账。也有情况不相同的,罗贝贝告诉猎云网,她分别两次也共计缴纳了 216 元,不过分别是以购买VIP会员的名义,可以优先获取任务,而缴费则是统一在群内发红包,对方接收完后小群即解散。

最终的结果都是相似的,两重骗局完成后,大多数人能在一天之内发现遭遇诈骗。这主要是因为当天在微端平台上领取的二三十个点赞任务完成后,已不再更新新的任务。更重要的是,平台原先承诺, 30 元可提现。但受害者发现,一旦累计做任务的金额数达到提现额度,软件便更新升级,升级完成后,原先的提现额度则大幅增加。“总之就是让你提现不了。”名为“微端”的软件截图,右图为搜索抖音、快手等短视频ID为其点赞的“任务”此外,更为直接的方式是“审核失败”。罗贝贝所在的群组需要在完成任务后提交审核,对方则一直以“审核失败”或长时间不进行审核拖延时间。这让大家恍然大悟,但也更加可怕。

杨悦记得受骗群中有人提及,部分人在使用微端时,还绑定了自己的银行卡及身份证等信息。问题在于,根本无法通过任何有效联系方式找到诈骗团伙。谁在真正操纵灰色产业链?不能否认的是,自早期的电商刷单灰色产业链起,到之后的微博粉丝热评,都为今时的抖音、快手点赞兼职提供了一定“真实性”辅证。正如受害者侯明明的坦言:“这个工作肯定需要人做的吧。”谁在真正操纵这条灰色产业链?根据QuestMobile发布的《中国移动互联网 2018 年度大报告》,去年 12 月,用户月总使用时长同比增量占比细分行业中,短视频以33.1%的比例坐拥龙头地位。同时,抖音、快手等头部短视频产品用户规模也超 3 亿级别,并在去年全面展开了商业化探索。
与此同时,费启鸣等由抖音平台大火的网红也成功进军娱乐圈,这为各MCN机构提供了新的运营机遇。网红孵化的常规操作,买粉、刷评、上热搜,在新平台抖音、快手取代老牌微博之后,同样的手段必然循规上演。“一直都有这项业务,只是从来没公开说过。”一家逐力抖音短视频网红运营的工作室告诉猎云网。对于他们来说,为视频刷赞买粉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但在猎云网提出深层次的采访需求后,对方直截了当地拒绝了。

“说多了得罪平台,还伤害渠道。”不过,该名工作人员确认了这样一个事实,现有的抖音刷赞渠道中,主要分为机刷和人工两种。较于微博,抖音、快手的刷赞产业链的确尚处于隐晦阶段。猎云网在淘宝上搜索相关词汇,承接该业务的店铺甚少,但仍旧找到了相关店家。猎云网假借工作室旗下有几名小网红需要买粉刷赞,向对方咨询了价格。随后,卖家给出几种抖音套餐,包括机刷和人工两种。卖家介绍,点赞均为机器完成,人工操作主要为关注+评论业务。
40 元即可购买 100 赞+ 1000 粉+ 10000 播放。此外,对方也提供了热门套餐,以提高上热门机率:猎云网曾向字节跳动公关部寻求过抖音算法推荐机制的解读,对方以未曾公开为由,没有给出解释。这也让淘宝店家的热门推荐保障颇受怀疑。从技术手段上说,机刷和人工操作过程中必然存在可以察觉到的反常。“抖音不公开算法细节,但有防作弊系统是肯定的,”一名计算机工程师告诉猎云网:“同时,算法也一直在不停更新。”此外,在他的理解中,这套防作弊系统或可以从包括日在线活跃时长及点击频率等在内的多维度进行分析。事实上,专业的团队工作室才是强大的市场供给者。
在传统的微信涨粉、微博热评业务之外,新兴的短视频刷赞业务拓展成为必然。猎云网在微信群和豆瓣上分别接触到两家base在河南与河北的团队,从APP下载量到直播刷粉,无一不涵盖。甚至其中一个团队还研发了自助下单系统,用户可自行选择购买数目,对方收到订单后快速响应。在这家名为“无XX”的营销平台上,抖音点赞刷量可选择机刷和真人两种,其中,点赞机刷单价约为 2 分一个,而真人操作价格稍高,但并不“单卖”www.hiquer.com。

在店家的套餐中,一元分别包括一赞一粉丝一评论。“点赞和真人没区别。”卖家告诉猎云网。体验后发现,不到 3 元即可购买 100 个点赞,下单成功后 10 分钟内完成,点赞数据分批次进行,单次大约 30 余赞。此外,卖家表示, 100 个真人评论“半小时就能刷完”。只不过,现实是数据并不一定等于热门,产品大量的人工运营会在推荐时进行内容质量的把控,因此,实际上数据上升并不一定能保证上热门。但无论如何,冲量进击的内容,也一定会进运营的“法眼”,这为上热门提升了几率,也是各网红孵化团队乐此不疲的原因。卖家出具的一份产品标价表显示,不同数额代表不同几率。而要“保证上推荐”的话,则“大概需要两千多”。

诈骗手法形同传销:有人离开,有人转头行骗不难发现,技术性、时效性和隐秘性让刷赞团队几乎无大量招募兼职者的可能性。一方面,机刷占据点赞大头,人工点赞通常伴随关注+评论,以“三连”套餐形式出现,另一方面,对客户需求的及时响应要求,也与兼职点赞的“时间自由”相互矛盾。如此低劣的诈骗手段并非没有人发觉。杨悦告诉猎云网,侥幸的心理之外,在恍然已经受骗时,曾有人公开在任务群直呼上当受骗,但旋即“被踢出群了”。她在发觉自己受骗后,曾蛰伏在群内进行过一段时间的观察。从 10 月 11 日开始做任务, 10 月 12 日被骗,短短一天时间内,杨悦共计分到 15 个视频的点赞量。
她注意到,所分配到的账户甚至还有原始头像,大多视频内容也毫无点赞价值。“但粉丝都是活的,每个账号差不多有七八万粉丝。”杨悦曾随机私聊过其中部分粉丝,“都是兼职做任务的”。根据杨悦提供的抖音号,猎云网搜索发现,一名名为@ 4 的用户,粉丝量为8.5w,而创作区显示 0 作品。倘若如此,单按照花费 98 元购买软件计,其涉案金额已经接近千万,这还不包括二次上当受骗,花费 118 元继续升级VIP服务者。在彻底清醒后,杨悦通过浏览器搜索,加入文章开头提及的“微端骗局交流群”中。

也是在这个群中,杨悦发现,这场骗局的更为可怖之处。“他们太猖狂了。”交流群中曾有人集结,想去报警,于是成立了新的报警群,但该群甚至混入诈骗者,并继续发布招募小说打字员等虚假兼职广告。与此同时,杨悦也得知,曾经有人“得罪”诈骗团伙,遭到对方在微端软件上公开挂私人电话号码,并标注“退款联系人”,仅仅是因为“骂骗子了”。值得注意的是,二次被骗选择离开并不是骗局的终点,无法揣测的人心将骗局推向了更深的违法境地。杨悦所在的群中,曾有群友更近一步地接触到诈骗者。在重重任务群之后,还存在一个少为人知的“推广群”。
而推广群大多来自于原来被骗,因为不甘心便继续拉人下水的新诈骗者。

依赖拉人分提成的方式,新诈骗者成为骗局传播者。终端的诈骗团伙的严格管控之下,新诈骗者必须有业绩才可以不被淘汰,但同时,诈骗团伙也在“剥削”这些贪婪的新人。

赚钱需要小心套路啊。

赞(1)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嗨趣儿 » 抖音刷赞骗局
分享到: 更多 (0)
优惠券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够嗨才有趣!

福利导航每日福利TOP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