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够嗨才有趣儿

致春去夏归

致春去夏归

  春日里最多的是风,它从墙头上吹来,从门缝里吹来,从花丛中吹来,如同一个舞者,随着气温与心情的变化而变换着舞步。它从春光隐约可见之时舞到春意凋零时分,片刻也未得清闲。

  当春天还埋藏在冬雪之下时,风声呼呼作响,此时风的舞步像是探戈,伴随着满耳的街乡俚语,释放着内心的渴望。此时的风舞动起来身姿刚劲挺拔、潇洒奔放,充满了北方汉子的粗犷豪迈,内心却是柔软的,因为久等的春天马上就要到来了。

  冰雪消融,花儿次第开放。春风款款而来,舞步轻盈,像是跳华尔兹的花仙子。手指一点,脚尖一踮,草绿了,花开了,大地和大地上的生物都苏醒了,跟着她的节拍舞动起来。有那脚步轻盈的,学得有模有样;有那身体笨重的,舞技稚拙可笑,但都是一派生机勃勃、欣欣向荣的模样。一步春风一步诗,春意浓时,河边柳树伸懒腰,堂前梅花迎春笑。

  春日的天气最多变,明明已经春暖花开,转眼又是春寒料峭。“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于是免不了小酌几杯,舞上一曲。春风从不理会是否有人欣赏,它舞得自在逍遥。当一股风与另一股风相遇时,它们的舞姿有点像恰恰,时而快,时而慢,时而分,时而合,正应了这乍暖还寒、时晴时雨的天气变化。

  到了四月,天气彻底变暖了,虽然偶尔还会起几阵寒潮,但薄薄的春衫再也无须换下。春风袅袅,像旧时人家屋顶升起的炊烟,熏熏然使人犯困。风之痕,则似远方情人的丝质手绢被风吹去,不偏不倚,落入你的手中。这一番舞袖轻挥当是中国古时的白纻舞,掩袖、拂袖、飞袖、扬袖,轻舞慢转,煞是好看。風的体态也真是轻盈,竟能站在一朵花的花心舞上许久。枝头的鸟雀看呆了,地里的青蛙看傻了,纷纷忘记了鸣叫。

  清风徐徐,一转眼到了暮春,风的舞步忽然充满了依依不舍的味道。远芳侵古道,依依离别草。春风的舞步一变再变,它牵起柳条,又放下;再牵起,又再放下。记得宋人王观的《卜算子?送鲍浩然之浙东》下阕云:“才始送春归,又送君归去。若到江南赶上春,千万和春住。”这时的风之舞已经全无章法,或许是因为不忍离别,才会像梁祝十八相送那样,从书房门前一路相随到长亭,并发出声声挽留:“风且住,春且住。”

  但春天终将逝去,就像人终将老去。人在春天,所应做的无非是趁着春光正好,看一看这风的舞蹈、春的妩媚。

赞(1)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嗨趣儿 » 致春去夏归
分享到: 更多 (0)
嗨趣儿公众号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够嗨才有趣!

福利导航每日福利TOP100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