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够嗨才有趣儿

电影推荐,深度解读:刻画阶级对立与冲突的韩国电影《寄生虫》

电影推荐、深度解读:《寄生虫

韩国的电影向来以“尺度大”著称,这里的尺度有多种方面的含义。不少以对政治和社会现状的反思为题材的韩国电影,相当令观众过瘾。

但这部获得“金棕榈”的《寄生虫》究竟是否位居此列,其实颇有争议。这部电影从氛围营造、镜头语言等方面来讲,无疑是极为优秀的。但剧中描述出的激烈的阶级矛盾,只刻画了现状,并没有探讨形成的原因,也没有给出任何一种可能的解决方案。反而是不断出现的种种隐喻,有种堆叠之嫌。

就像“何止电影”说的,也许《寄生虫》这样的电影,不过是另一种造型的“奶头乐”,只不过是作为一种“宣泄”的出口,而不是有深度的究根溯源,或是提出一种明智的解决方案。但作为一部颇具黑色幽默风格的电影,只要哪怕能引起一丁点的反思,那无疑就值得推荐。
电影推荐,深度解读:刻画阶级对立与冲突的韩国电影《寄生虫》 涨姿势 第1张

转载声明

本文所使用的视频与下方文案,均转载自“何止电影”(点此进入他的b站主页
资源下面文章寻找!
韩国导演奉俊昊新作,2019最佳韩影预定《寄生虫》

刻画阶级对立与冲突的《寄生虫》

贫民区的一间半地下室里,住着一家四口。

透过窗户,能看见平地上驶过的车轮,衣服晾在室内,玩手机靠蹭网,屋子里总有蟑螂。

所以当街上开始喷药消毒的时候,父亲金基泽决定不关窗户,让消毒药从窗户涌进来,把屋子里也给消消毒,结果全家人被熏得够呛。四个人都没正式工作,只能靠折披萨盒生活,儿子金基宇在网上找到一段快速折披萨盒的视频,父亲照着做,速度果然快很多。

结果交货时有四分之一的盒子折得不合格,说好的报酬被减掉一成。

傍晚常有个醉汉到窗前撒尿,父亲选择容忍。但这次有人喝止了醉汉——是基字的朋友敏赫。他来送一块奇石,说是可以带来财运和考运。敏赫要去国外留学,希望基宇能接手自己的家教工作,他不希望自己的大学同学接手,因为他喜欢那个女学生朴多惠,等多惠上了大学他会正式提出交往。跟大学同学相比,落考四次的重考生基宇就令人放心得多。

妹妹金基婷帮基宇伪造了一份大学的在读证明,妹妹是个修图高手。伪造证明的帮助,加上敏赫的推荐,基宇顺利得到英语家教的工作。多惠读高二,父亲是南韩著名企业家朴社长,母亲朴太太负责打理家中事务,她有个弟弟朴多颂,爱画画但性格顽皮,请来的美术老师基本撑不过一个月。于是基宇推荐了妹妹基婷——当然也是经过包装后的基婷。当基婷来到大别墅,她的身份已变成基宇堂哥美术系的学妹杰西卡,主修艺术心理学和艺术治疗。通过背诵一段网上搜来的艺术治疗相关资料,她成功唬住了朴太太,成为多颂的美术老师。离开时朴社长安排司机送她回家,她要求中途下车,并偷偷将内裤在车上。父亲金基泽曾做过代客泊车的工作,再临时去卖车店熟悉一下车型,待朴社长因那条内裤而怀疑司机车震,将司机开掉以后,父亲通过基婷的引荐顺利得到司机的工作。只剩母亲忠淑还没有着落,基婷将目光对准别墅里的老资历帮佣。赶她走并不容易,自房子的上一任主人开始她就在这里做帮佣,后来换成朴社长一家入住,她还在这里做帮佣,可见她的持家有方,深得雇主认可。可惜她有弱点——对水蜜桃过敏。最终的计划是买水蜜桃将毛刮下,趁帮佣不备将刮下的毛倒在帮佣头上,帮佣因过敏而咳嗽,找准时机让这一幕被朴太太看见,又在帮佣扔进垃圾箱的纸巾上偷偷挤了番茄酱。朴太太终于相信帮佣患了肺结核,然后帮佣被解雇,母亲顺利进入豪宅,大功告成。

一家人在半地下室里吃烤肉庆祝,当醉汉再次到窗前撒尿时,基宇不想再忍,拿起敏赫送的石头要出去打人,可石头太重,他换成矿泉水,极有气势地泼了醉汉一身。

多颂生日,社长一家出去露营。正主不在,基宇一家就成了主人。父母躺在沙发上,妹妹泡进浴缸,基宇蹦上多惠的床。

一天休闲过后,傍晚时分一家人在客厅喝酒。基宇偷看多惠的日记,他正在和多惠恋爱,就像敏赫一样,他也打算等多惠上大学就开始正式交往。他都想好了结婚时会找演员扮演父母,大家感叹着有钱的好处,因为有钱所以善良。“如果我有这些钱的话,我也会很善良”母亲说完一把将身边的狗用力推开,钱就是熨斗——能把所有的褶皱都烫平。喝酒聊天好像真是在自己家里一样,闹得最欢的时候,门铃响了,是先前的帮佣。因离开得太急忘记带走放在地下室的东西,现在回来取。大概是虚假的有钱人的感觉产生出的善良,忠淑开了门。

帮佣走下黑暗的通道,半天也没上来。忠淑下去查看,却见帮佣正铆足了劲想要把一扇柜子推开。忠淑过去帮忙,接着发现柜子后面还有一扇门,没人知道这扇门。这栋别墅是建筑家南宫贤子设计建造的,为躲避战争建造了避难的地下室。但4年前南宫搬家时,并没有将这个秘密告知后来的社长一家。所以帮佣在社长搬来之前,先一步将自己躲债中的丈夫安置在避难室。避难室能保证基本的生活,朴社长曾说帮佣吃得太多,一个人能吃两个人的饭量,其实是因为房子的地下还住着一个人。帮佣请求忠淑帮忙照顾丈夫,一周送一次食物下来就好。但忠淑决定报警,帮佣苦求也没用,就在这时躲在楼梯上偷听的基泽脚下一滑,连带着基宇和基婷一齐摔下来,基宇下意识地叫了声“爸”。被突然的状况惊到懵圈的帮佣,瞬间全明白了——这群人是一伙的。她拍下这段视频,只要按下发送键,这群人全要完蛋。情势瞬间翻转,帮佣夫妇掌握了主动权,摇身一变成了屋子的主人。基宇一家落下把柄,只能乖乖听命,好不容易找着机会,忠淑一头撞过来。

为了那段视频,众人一番混战,视频被删掉。还没缓过气来,电话响了——是朴太太打来的。大暴雨导致溪水大涨,不能露营,一家人已在回来的路上,8分钟后到,需要忠淑赶紧准备好乌冬杂酱面。8分钟的时间,忠淑准备食物,其他人收拾残局,就像深夜里突然见了光的蟑螂四散躲藏。终于勉强在主人到家时,安顿好局面,隐藏好自己。最危急的时刻帮佣几乎就要从黑暗的地下通道中走出来,被忠淑一脚踢下楼梯,主人什么也没察觉。朴太太甚至向忠淑说起多颂的秘密——一年级时多颂半夜下楼偷吃剩下的生日蛋糕,却被黑暗通道中突然出现的鬼魂吓到尖叫,然后抽搐着倒在地上,这是非常危险的状态,如果15分钟内没送到医务室处理,孩子就完蛋了。从那以后多颂的生日,都会选择出门庆祝。帮佣夫妇被基泽困在避难室,多惠的日记被基宇归还原处,趁着多颂闹着要去院里露营的档口,基宇和父亲偷偷摸摸来到客厅,与躲在茶几下面的基婷汇合。社长夫妇躺在沙发上,守着院中露营的儿子,忽然又闻到那种味道——司机身上有,基婷身上也有,多颂早就闻出来了,都是一样的味道,出现在那些只能搭地铁的穷人身上,那是常年住在阴暗的地下室,永远也无法摆脱的,远离阳光的味道。

社长夫妇睡着后,这群带着共同味道的一家人终于从车库里逃出去。暴雨倾盆,街道上污水从高往低流至最低洼处,被雨水淹没的地方,就是他们的家。

家已经不成家了,基婷绝望地坐在倒灌的马桶上抽烟,基宇抱出敏赫送的那块石头带在身边,那块石头漂浮着泡在水中,已没有初见时那种高端的份量。那晚一家人在体院馆里凑活一夜,周围全是因暴雨而无家可归的人,雨水泡烂了蟑螂的窝,无数蟑螂现身地面上。基泽已没有任何计划,没有计划就没有失败。对帮佣夫妇的处理,大家都指望他能给出一个计划,可他却说人生永远无法跟着计划进行,没有计划,发生什么事都无所谓了。

雨过天晴,第二天朴太太决定在院子里为多颂举办生日会,也邀请了基婷和基宇过来。临时换上政府派发的衣服去赴约,基宇站在楼上,看楼下草坪上的富人们享受着暴雨后的美妙阳光,他暗自决定结束地下的噩梦,让现在的生活保持原样。打开那扇秘密的门,拿着那块石头。第一次干这种事心里不免紧张,手一滑石头掉落滚下楼梯。帮佣从楼梯上滚下时摔破了脑袋,已经死了,临死前她解开丈夫身上的捆绑。为杀人而来的基宇不慎被对方套住脖子,最终没逃过帮佣丈夫的追击,被自己带来的石头砸破脑袋。基婷捧着蛋糕站在草地中央,基泽扮成印第安人的模样,这是为多颂准备的游戏。但游戏还没开始,帮佣丈夫已持刀出现,向基婷的胸口一刀戳下,基婷倒在地上,多颂翻着白眼晕了过去。场面顿时混乱,人们四下逃散,朴社长冲上来抱起多颂,要求基泽赶紧送医。基泽守着流血不止的女儿,瞥见多惠背着浑身是血的基宇向外逃,他没有计划,一时不知该怎么办,只好将车钥匙掏出来扔给社长。钥匙在半空被撕打中的忠淑挡住,翻滚中忠淑反手将烤肉签插进帮佣丈夫的腰侧,钥匙压在帮佣丈夫的身体下面。社长惊疑地走近,掀开凶手的身体——那股味道又出现了,如此浓烈,他下意识地抬手捏住鼻子,拿了钥匙转身就走。

基泽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的动作,忽然捡起凶手的刀追上去,一刀插进社长的胸膛。惨剧结束了,基婷死了,基宇虽然没有死但脑部创伤让他控制不住地发笑。他被判定为正当防卫,之后和母亲一起回到半地下室里生活。警方一直在寻找父亲,因为监控线路已被老帮佣切断,谁也找不到父亲的逃向。

只有基宇知道父亲在哪。那栋别墅会在半夜里闪起长长短短的灯光,他当过童军,看出那是摩斯密码,翻译过来就是父亲写给他的信。父亲从车库回到别墅,溜进避难室。避难室中的开关连接着房子中的一盏照明灯,这盏灯打开了父亲对外发送消息的通道。

基宇立下一个计划,他要努力赚钱,以后将那栋别墅买下来。他做了一个梦,梦见父亲从黑暗的通道中走出来,走到院子里。在阳光下与他父子相拥,而那块敏赫送的石头已被他放进溪水中,跟周围其他的石头在一起。

那块石头其实没有什么不同。

这是奉俊吴导演的电影《寄生虫》,获第72届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奖。寄生的生物学概念,即两种生物在一起生活,一方受益,另一方受害。后者给前者提供营养物质和居住场所,对应于影片中的故事,基字一家进入社长的大房子,依靠社长一家过生活,并最终杀害社长本人,都将基宇一家指向寄生虫的属性。贫穷是一项严峻的考验,通过了就是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通不过的就像基宇一家人,被界定为寄生虫的身份。

故事是以穷人的视角来表现,这让观众自然地对穷人一方产生同情。如果跳出故事的主观视角,以旁观者的身份将能更清楚地看见,失败者到底是怎样失败的。折披萨盒跟视频中学省事的折法,导致产品不合格被扣工钱后,不仅没有反省,反而跟披萨店主理论,并趁机要求解决基宇的工作问题。这时这家人的短视和缺乏契约精神,已初露端倪。基宇把妹妹推荐给雇主尚可理解,之后挤走司机和帮佣则已超出了正常范畴,开始作恶,显出不择手段的一面。帮佣夫妇和基宇一家,双方处在类似的窘困境地,却显出共同的排外属性,争夺和利己是面对问题时的第一反应。具有强大的自尊心又不具备与之匹配的资本,于是这样的自尊心便显得越发脆弱,以至于在听见社长谈论穷人的气味,时基泽难过得捂住眼睛,又在看见社长捏住鼻子的一瞬间,愤怒得要杀人。基泽曾多次问起社长的私人问题,在社长家就像在自己家里,模糊边界的做法能带来自己和对方没有差别的错觉,但错觉终究是错觉,一旦对方重新设定了边界,基泽一方立刻感到巨大的羞辱和难堪,这就是不能正视现实的坏处。身处贫穷之中是一种现实,贫富差距也是一种现实,如果不能正视这样的现实,任何一点小挫折都能感到巨大的伤害,仿佛整个世界都充满恶意。即使故事的最后基宇立下计划要赚钱去买大别墅,但这个计划也只是计划,丝毫没有提及哪怕一丁点可供实际操作的途径,到最后计划仍是停留在想法上,就像没有计划之前,一家人也没有放弃想象变成有钱人一样。

意大利经济学家帕累托认为,在任何组织中最重要的只占小部分,约20%,其余80%尽管是多数,却是次要的。这被称为二八定律,所以就有了我们常听说的80%的财富掌握在20%的人手里。布热津斯基对这个问题的解决方案,是提供令人陶醉的消遣娱乐和感官刺激,让大部分人转移不满情绪。这也被称为奶头乐理论,这部电影用荒诞的手法讲述了一个关于穷人和富人的寓言故事,故事本身过分强调巧合的问题,在出色的气氛营造中被掩饰掉。在很多人的评论中,对这部电影中的阶级对立表达了大量的思考和解读,但我并不想就此过多阐述。石头的几次出场,将穷人家庭的经历划分成上升期和下降期,但造成这一切的原因,大部分还是他们自己。

电影描述的是一种经过艺术加工后的现状,并没有给出相应的解决办法。但商业化的表现形式成功地吸引了观众的注意力,并以此为出口表达了很多对贫富差距的看法和情绪。

这不禁让人想到这种形式的电影指不定也是另一种造型的奶头乐呢?

赞(1)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嗨趣儿 » 电影推荐,深度解读:刻画阶级对立与冲突的韩国电影《寄生虫》
分享到: 更多 (0)
嗨趣儿公众号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够嗨才有趣!

福利导航每日福利TOP100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