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够嗨才有趣儿

遭欺凌的初中老师,后来默默死去

遭欺凌的初中老师,后来默默死去 一本道 第1张

胖张是我上初中时最喜欢的老师,他没有给我上过课,我甚至连他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只知道他姓张,学生们都叫他“胖张”。今年夏天我莫名想起了他,想起当时一个考上大学的学生笑嘻嘻地告诉我:“胖张死了。”

我那时才上高中,被他的话吓坏了。其实这个学生的态度不奇怪,我上初中的时候,学生们都不把胖张当老师,他们只是成天戏弄他,围着他说:“嘿,张老师,你老婆为什么就死了?”“张老师,很多老师都骂你呢,说你是个二百五”……这些恶毒的语言每天都可以听得到几句。

我也是无意间认识胖张老师的,他并不胖,身体有点虚的样子,高高的个子,稀疏的头发,配上一副有点发旧的老花镜,每天在学校闲逛。

他当了20年老师,以前是我们初中数一数二的数学老师,他的教学方法比较先进,也从不打骂学生,有一次地震他还护着几位学生安全地逃出了教室,他教过的学生都很喜欢他。

可惜后来他的妻子因不幸去世,胖张承受不了这种家庭变故,精神上出现了问题,从此就没法代课了。校长不忍心看他一个人艰难生活,就让他待在学校里,每月和其他老师拿一样的工资,但这让其他老师有些不满,谁不想不上课就能拿到工资呢?所以每次他走过,就有很多老师在背后骂他,其实老师的工资一点也不高。

我第一次认识胖张是在课间,他正在听着歌,在校园闲逛。有一位同学为了捉弄我说:“你去和那位老师玩玩,他可好玩了,我们只要一无聊就找他玩。”我并不知道他们所说的玩是怎么“玩”,只是慢慢地走了过去。胖张老师当时正在哼着一首老歌,上了年纪的人都喜欢的那种歌曲。我走到他面前,说了声“老师好”,没想到胖张老师立马拔下耳机,他的眼睛里闪着一丝泪花,但他控制住了,只是看着我说:“你好。”

这是我第一次和胖张老师说话,感觉很亲切。

后来我就经常见胖张老师,有的时候是偶然碰见,有的时候是我满校园找他。他对我很好,一见我就饶有趣味地谈起一些事情。他对于数学的认识比其他老师深得多,总能清清楚楚地讲出一个个很深的“数学哲理” ,微积分、拓扑学等等,还有一些我从来没有听说过的数学问题。他告诉我数学不能死学,要让它活起来,自然界的一切都有数学,其他老师不推崇他的教学方法,这些东西你是很难懂得的。胖张每次讲完,我都会说声谢谢老师。

他每次只说一点点东西,说完就走了,很难知道他在想什么。也许他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吧,我总是这样安慰自己。

再后来,我天天在校园里都可以见到胖张,他每次都很热情地招呼我,久而久之,我在因成绩下降而被同学和老师唾弃的困境中找到了一份快乐。胖张好像苏格拉底,什么都懂,从来不拿笔和纸,只是口头说,他说一遍就能让人记得很清楚,不和其他老师一样,他们只有大声呵斥,强制你学习。

那个时候,我对物理数学很感兴趣,会问一些奇奇怪怪的问题,这些问题总是被我的代课老师定义为胡说八道。我拿着这些问题去找胖张,胖张总是很乐意为我解答。他时常跟我谈起中微子学、量子力学,讲完后他总会说:“你们老师教的太肤浅了,不算是真正地教会你们,一切都很深奥,你以为1+1=2是那么简单就算完的吗!”说完,我还没有来得及再问下一个问题,他就会又叹口气,慢慢地谁也不会理睬地走了。

有一次,我的语文老师看见我和胖张老师说笑,很生气,说我一天不务正业和神经病在一起。胖张老师转过身去,走到语文老师面前说:“你们懂什么,你们什么都不懂,你们只不过是一些普普通通的学生,毕业了来当了老师。你们不应该总是打学生,骂学生,孩子的心灵是脆弱的,容不起你们这么折腾!”胖张说完,语文老师很生气,但没再说什么,但他的话又引来了学生的嘲笑声,辱骂声。其间一位年少轻狂的同学大骂胖张:“你这个老东西怎么不快点去死啊!”胖张听了,只是又叹了口气,拖着步子慢慢走了。

我打心里难受,胖张是个好老师,可是没有同学和老师喜欢他,他总是一个人来,一个人吃饭,一个人走。他没有一个真正的亲人。

再后来,胖张经常背着一个旅行包,在校门口晃悠,总是看着远处的山脉。没过多久,他就又回学校来了。

那时候,他总是面黄肌瘦,脸面上看不出一丝血色,他的牙齿基本上掉光了,眼睛里总是透出很委屈的目光,有的时候我会听见他唉声叹气地抱怨着什么,抱怨一会儿,又一脸愁容地望向天空,他看天的时候,整片天空都会是阴的。

有一次,胖张老师居然很高兴地来教室找我,那天我们正在上物理课,还没有下课,胖张瞅了我一眼,想要说些什么,又欲言又止,紧接着物理老师就开始骂他:“走走走,我上课呢,别来打扰!”胖张老师很生气,就和物理老师开起了玩笑,可是没人理睬他,他在教室门口叹了一口气,静静地待了一会儿,慢慢地走了。我一下课就跑去找他,却怎么也找不到他。

半个月后,胖张突然出现在我的眼前,他背着一个很旧的背包,可能是他年轻时候背过的。他一脸苦涩,表情古怪,并没有理睬我,我看见他手里拿着一份医院的检查结果,但是很快又收了回去,只是直直地向前走,什么话也没有说。

到了初三第二学期,因为家里的变故,我的学习落下了很多,每天只有一页页做不完的习题和背不完的知识点,很少有时间见胖张,偶尔见一次,他也会给我讲一些我感兴趣的东西,不过我总感觉他和以前有点不一样。

有一天早读,我在学校花园里背书,胖张走了过来,我立马说:“张老师好。”“你好。”他还是像以前那样回答。这次我们的交谈被我的英语老师看见了,她狠狠地骂了我,说我竟然在早读的时候和一个神经病说话,又说:我学也好,不学也好,只是不要影响其他能考的上高中的好学生就可以。随后,她又去班里跟其他同学说:我也是个神经病,让大家都不要跟我玩。下课后,学习委员又发话说:“大家听老师的话,不要跟XXX玩,老师都说了XXX脑筋不合适。”

于是,我度过了荒无人烟的初三剩余时光,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没有一个愿意和我坐一天同桌。中考结束后,我出乎其他人意料地考上了好高中,而那些笑话我捉弄我的学生,我却再也没有看见他们出现在学校里。

我的初中除了胖张,没有其他可以留念。初中最后一天,我顺着老路去找胖张,却没有找到他,听人说他好像有事情去外地了。

其实我一直想知道胖张住在哪儿,想去陪陪他,可是没有一个同学愿意告诉我,他们都说自己忘记了,还说我没必要知道,那个姓张的只是一个脾气古怪神经错乱的老东西。

上高中的时候,有一次我在他们的交谈中,忽然听到了一句:“胖张死了,好像是有什么病。”他们又开始议论起胖张来,我跑回我的初中学校,询问校园小商铺的老板,老板说:“胖张一年前就去世了,他去世的时候没有一个人陪着他,走得可怜,他只活了五十多岁。”

我走进我的初中学校,依旧是很吵闹的一群又一群的孩子,还有一个个坐在教室角落的书呆子。胖张走了,学校还是像往常一样地快乐,我也比以前更开心,终于没有人再骂胖张老师了。

想起胖张之前跟我说过的话:

“孩子,你记得,要活学活用,这样才叫真正地学习!”

“要有自己的想法,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不要管其他孩子说什么,你只管做好自己就可以了。”

“唉,人活着净是麻烦事,麻烦事啊。”

“上大学很好啊,可以学到初中老师和高中老师教不给你的知识。”

“新一代的洗衣粉,新一代的人,新一代的大学生,洗澡不关门。”

“微积分这个东西好啊,不过初中课本上没有。”

“你明白的东西很多,我很佩服你,你会成为有用的人的。”

“不管学什么,孩子你记得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

他总是唉的一声长叹,然后直直地向前走去,只是这一次,他再也没有回来过。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嗨趣儿 » 遭欺凌的初中老师,后来默默死去
分享到: 更多 (0)
嗨趣儿公众号

够嗨才有趣!

福利导航每日福利TOP100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