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够嗨才有趣儿

作为一个策划同行,聊聊网易策划离职风波

文/乔治王

几天前的晚上,我通过了一个普通的好友申请,询问之后,他给我的介绍是“我之前是网易游戏策划”,于是我将他拉进了我的游戏从业者微信群中。

没想到这小小的翅膀搅动了轩然大波。

昨天一早,他在游戏从业者群里分享了自己的文章,并告诉大家“这是我的亲身经历”,而等我中午微信联系他时,他就已经失联了。

名字均为昵称

名字均为昵称

人虽不在,但留下的文章一直在发酵。

到了下午,这篇文章迎来了自己的“高光时刻”,被无数人转发,这位发完文就消失的策划同行就是刷屏事件《网易裁员,让保安把身患绝症的我赶出公司。我在网易亲身经历的噩梦!》一文的主人公。

这是一篇写的有理有条、逻辑清晰,有一股子策划文档味道的文章,所以我按时间线提炼起来特简单:

14年从上海交大毕业,随后就加入了网易成为一名游戏策划,在网易的5年时间,不管是连续几周加班到后半夜还是连续996(朝九晚九一周上六天班),一次迟到早退都没有。在18年11月和12月,他的业绩在组内7人和6人中均排名第2。

但同样是18年年底,他开始头晕乏力,19年1月被确诊为扩张型心肌病,心脏扩大近一倍,这才开始向主管请假就医。

但很快,3月底主管给了他D绩效,认为他不再适合在网易继续工作,录音里主管的台词是:“无法胜任工作岗位,在工作质量、工作效率上都无法胜任目前的工作”。

而当策划问具体是哪部分不能胜任时,得到的答复是:“我不想说具体的,我觉得说具体的很没有劲。”

最终主管给出的方案是:要么主动签字,要么被动签字,如果不签字,那就是保安和IT的事了。

这位策划没有选择签字,而是决定要仲裁,所以当时没有办成离职手续。

到了4月,HR对他说绩效奖金是没有的,因为不受法律保护而且已经分完了,至于法律保护的N+1补偿,则劝他不要拿,因为会“对下一份工作很不利。”。

接着这位策划在网易的座位被调到一个角落,而他也开始尝试找下一份工作,但都因为告知对方自己有扩张型心肌病的情况而被新公司拒绝,并且医生告知他药物只能延缓病情,后期需要心脏移植才能续命。

5月10号,由于疾病,该策划开始了三个月的住院,并向网易提供了病假所需的所有材料。但回来后发现自己请假期间莫名多出了考勤问题。

这位策划一边应付公司的种种套路(主动签字、告知不用上班打卡、协商未果却寄送单方面解除协议、被有关部门上门检查反动倾向和自杀倾向)一边进行绩效申诉、走上了劳动仲裁之路。

通过走仲裁拿到了N+1的补偿,他要求公司弥补这几年强制加班4000小时后所造成的健康创伤。

说实话,我很佩服这位策划,不单单是勇气上的佩服,而是思路非常清晰,不然无法一步步走到今天。

至于他说得可不可信?从音频和他的文中逻辑来看,作为一个游戏策划同行我的感受是:可信度非常高。

首先公司想与员工解除协议,但又不愿给员工法定的N+1补偿是常态吗?

是常态,至少是游戏行业中普遍的不能再普遍的情况。安闹分配为主体,不给是正常。

什么是N+1?它指的是公司辞退员工后需要给予员工的补偿,这个补偿的单位是月工资。

N+1里的N指的是工龄,而+1指的是除了工龄外再增加1个月的工资。比如这位策划在网易工作了5年,那法定补偿就是5+1,也就是说公司想要开除他必须给6个月的工资补偿。

而这大概是多少钱?

我们可以稍微估算一下这位策划的收入,这位策划的岗位是网易游戏的高级数值策划,这正是策划岗位中比较值钱的类型。

很多人不知游戏策划其实是一个笼统的称呼,底下根据游戏类型的不同还分了文案策划、战斗策划、关卡策划、数值策划、系统策划等等不同的细分岗位。

以国产手游的特色,工资最高的不是做玩法设计的策划,而是做数值的策划,为什么?

因为他管的是抽卡的概率、氪金的价值、系统的产出、游戏内资源的投放和回收等等等。

换句话说,这是一个离钱最近的岗位。一套数值的好与坏,决定了游戏生与死。

网易从业五年的高级数值策划,职级P5,我从业内群得到的薪资报价保守估计大约是三万人民币每月不止。所以N+1的补偿最保守的猜测是18万左右。

虽然这不是一笔小钱,但这无疑是受法律保护的。这个补偿不应该是员工去向公司乞求,只要是公司提前单方面与员工解除合同,赔偿就是公司法定的义务。

但现实是残酷的。员工在面对公司的HR和法务部门无比弱势。

主动给补偿只是理想情况,现实是许多员工在被辞退后需要去有关部门申请仲裁才有机会拿到这笔钱,而且公司应对的方式也很多,比如边缘化员工,或者拉长仲裁的流程。

但绝大部分被辞退的员工是默默无闻的“被优化”的。

什么叫“被优化”?

这就是录音中主管提出的所谓“主动签字”和“被动签字”。

主动签字指的是让员工主动签写合同解除的协议,这样公司就没有承担赔偿的义务了,那如何让员工主动放弃赔偿?

答案就是背景调查威胁,就是常说的背调。

游戏行业其实只是个小圈子,当员工找到新东家准备入职时,新东家会启动背调的程序,向你原先的上级、以前的同事等等询问你的面试信息是否属实,打听你的能力状况、人际情况,薪资待遇。

当你离职时想要N+1和老东家不欢而散,那背调到老东家就会遇到麻烦,从而影响你未来的职业生涯。

这就是这位策划文中提到遭遇的背调威胁:HR通过“对你的下一份工作很不利”,来暗示你要自己乖乖签字,主动放弃N+1的权利。

但很显然背调并没有威胁到这位游戏策划,因为对他来说疾病的威胁更近在眼前,当他重新去面试时,说出自己有心脏疾病时就直接被新东家排除在外了,背不背调已然不重要。

第二个,网易这么赚钱,为什么主管还要坚定的要裁掉这位策划,给他D绩效?

虽然没有具体直接的证据,但是这里只说说身为同行的经验。

通过策划在文中对工作的介绍、项目奖金的情况和他描述的游戏的现状,可以推算这是网易内部的一个边缘的游戏项目,虽然已经上线面向玩家了,但老玩家流失比较严重,日活数据也不好。

全国游戏产业总值每年大概两千多亿人民币,而网易排行第二,听起来绝对不是差钱的主,但从公司运作的角度来看,公司本身有没有钱其实和底下的项目关系并不大,甚至公司越大,边缘项目的余地就越小,它的预算并不会因公司有钱而宽裕。

可能有人无法理解。

对于员工来说,所处的项目也许关乎自己的职业生涯,每天加班赌上健康也要奋力一搏,但对于公司来说,边缘的游戏项目其实并不是非做不可,反而如果内容达不到预期,或者控制不好成本,就有整个项目被砍掉的风险,换别人上。

这听起来有点讽刺,你为公司熬夜卖命的项目,可能是公司不值一提随时可以替换的备胎。

在第一段录音中,主管在也提到了只言片语,比如“你以为只是你被裁吗?”或者“也有整个项目被砍掉”,“行业不好不知道死了多少小公司”等等。

小项目的安危,和所属的公司本身是否有钱无关,每个项目都有自己独自背负的指标和预算,而项目负责人都因此承担压力而需要控制成本。

开除这个需要请病假的策划,本质和有些公司歧视适婚女性类似,在成本的角度来看,长期的请假、无法加班、需要生孩子坐月子,都属于性价比不高的人力成本,而他消耗的是项目的预算。

换句话说,几万块雇一个正常下班还需要请病假的策划,凭什么不用同样的钱,去招三个免费加班、能睡行军床的应届生呢?

这就是资本血淋淋的选择。

这不是我的猜测,同行早就聊过某大厂是这么做的,所谓的末位淘汰制,就是公司要求每个项目都有10%的D绩效名额必须要分配,收到D绩效意味着没有奖金或者被迫离职,所以D绩效常常分配给校招生背锅,而如果是边缘项目,那就有可能分配给性价比不高的老员工。

每年的3月和8月都要来这么一遭。

淘汰10%后,再重新校招和社招,所以你会发现它永远在招人,但总看不到它脸上的诚意。

很多人关心一个,就是游戏策划要特别去“维护”充钱的大R玩家是真的吗?

是真的,不过通常是有专门为大R服务的客服团队,但边缘项目没有团队,让策划来维护也并不稀奇,这并不是什么都市传说,毕竟1%的大R可能贡献了整个游戏90%的营收。

既然大R玩家肯花钱,数值策划要考虑大R玩家付费的感受、体验和诉求。所以也可能会以此来修改功能、系统、增添内容。

你以为游戏行业是阳春白雪,策划张嘴闭嘴聊的是玩法循环、心流体验、马斯洛需求,实际上边缘的策划从业者干的可能是托尼老师的活:洗头时水太烫就加点冷水,水太冷就加点热水,然后一边搓着顾客的头,一边问顾客水温合不合适。

非常现实。

在录音里,策划和主管的早期对谈令我印象尤其深。

主管:你还是没有接受这个事实啊,真的,

策划:关键是这不是一个公平的事实,我为什么要接受啊?

主管:什么叫公平啊?什么叫公平啊?是你理解还是我理解?

策划:不是我理解的,是实事求是的公平,准确客观的考虑一下大家的工作量,就算你说是最后一名要裁要辞掉的话,也要准确综合的考虑一下大家的工作量。

主管:好,工作量,工作质量,工作效率,工作沟通的情况,以及整个团队的情况。

策划:如果你客观分析过的话,我不是最后一名。

主管:我客观分析过,你已经不能胜任目前的工作了。

这段对话非常的黑色幽默,甚至在主管说“什么是公平”的时候,已经有了《让子弹飞》的内味了。

为什么我说全文的可信度很高?正是录音中每个角色都已各司其职、各就各位了,这种劲儿很难模仿的来。

策划在录音中是什么角色?虽然表达听起来很硬气,但实际是一个面对公司非常弱势,弱势到卑微的蚂蚁。

这一两天我看到很多流传所谓公司内部的聊天记录,要么质疑该员工的工作能力,说几个月没有上班,要么评价他的人际关系非常糟糕。而且评价者多为同事的身份,角度是为什么公司要白白养他?

但网易不应该开除一个患病住院的员工,这是我们从人道角度去要求它的吗?

不是。

这件事根本不应该发生,整件事的源头,按照相关法律企业就不能在员工医疗期间开除员工,哪怕作者对自己的工作能力进行了粉饰,哪怕这名员工丧失了劳动能力,哪怕真的如主管在录音所说他已经不能胜任目前的工作。

5年的工龄对应的就是法律保障的五个月医疗期。等到医疗结束后,企业才可以解除劳动合同,但是要提供N+1的补偿。

精神资本家可能想不到自己还能受到如此的优待。毕竟正常时间上下班的八小时工作制、要求发放加班工资,这些权利早就互联网行业从业者抛到九霄云外,甚至对正常行使权利的战友指指点点。

老板这么说就罢了,精神资本家也真当是福报啊?法律保障可不是天下掉下来的,还不是前人争取来的?

最终策划得到的N+1补偿是怎么得来的?是仲裁之后才来的。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按道理仲裁后拿到钱就代表结束了,但是在最后的录音中,我们可以听到策划的态度是什么?是简单的要钱吗?

不是,他列个三个诉求。

第一:他想要求公司承认之前有尝试过试图违反法律不给N+1补偿这个事实。

第二:对于公司额外给的补偿,不是他应得的,他明确表示不想要。

第三:他想要回原本属于自己的健康,让公司为自己无偿加班带来的损失负责

这不是追求结果正义,而是追求程序正义。这个追求真的太稀缺了,真是打了精神资本家的老脸。

公司怕给一个员工N+1吗,不是,怕的是给每个员工都N+1,所以HR对于给不给N+1是有指标的,不断的提高给钱的门槛。

而追求程序正义是什么意思?就是拒绝公司对员工按闹分配,看菜下饭。

如果追求的是结果正义,那他拿完钱就完事,他也就没有必要写这篇文章,因为他已经仲裁得到了。哪怕我们看到文末,最终也只表达了抗争的欲望,并不是喊出什么切身利益的诉求。

但是小偷偷走你的面包,难道逮住他后他买下面包,他的行为就是正当的了吗?

当然不是,这样小偷只会日复一日的来偷面包,毕竟抓住了不亏,没抓住血赚。

我真切的希望这位策划的所作所为可以推动“程序正义”,因为他做的不是为了N+1,而是我们所有人能正常的受到法律的保护,受到程序正义的保护,而不用每个人将他走过的夜路再走一遍。

很显然,从这次网易离职的风波之后,不管这位策划同行从前是不是一个游戏热爱者,未来都很难继续从事游戏行业。

但好在,这其实不是坏事,由衷地祝他身体健康。

历史上的今天: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嗨趣儿 » 作为一个策划同行,聊聊网易策划离职风波
分享到: 更多 (0)
嗨趣儿公众号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够嗨才有趣!

福利导航每日福利TOP100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