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够嗨才有趣儿

讲故事:怦然心动那些事

三月桃花雪
1
林夏至活了18年,自认为是见过大风大雨,遇事不会过于大惊小怪的,可在军训第一天,看见来带他们班的教官时,还是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在一瞬间,震惊、诧异、惊喜、疑惑……多种情绪交织着涌上心头。
她捂住了自己的嘴才没有让自己尖叫出声。
她个子不高不矮,正好夹在队伍不起眼的地方,加上大家都穿了军训服,她把迷彩帽的帽檐拉低,拼命挡住脸。
好不容易熬到时间,她退到队伍后面,从存放东西的地方拿了自己的手机,跑到厕所给闺蜜南浔打电话。
南浔的学校比她们提前开学了近半个月,现在这个时间她们已经军训完了,林夏至的电话刚刚打过去没多久,她就接听了。
林夏至没等她说话,就急忙道:“南浔,林清和,他来了!”
早上九点多,没课的南浔正躺在床上玩手机,虽然醒着,思想却有些迟钝,加上林夏至这么火急火燎的语气,她愣了好半天,才揉揉眼睛说:“林清和,是谁?”
“林清和!云南大理……”林夏至越急越不知道怎么解释,最后自暴自弃地说道,“就是咱们去云南旅游遇到的那个好看的小哥哥,回来的时候你还怂恿我去告白的那个!”
南浔一怔,明白了,她猛地从床上坐起来,虽然顾忌到舍友可能还在睡不能笑得太放肆,压着嘴角憋笑着回道:“什么情况啊,不会是特意跑过来找你的吧?”
“要是事情有这么简单就好了。”林夏至欲哭无泪,“他是我们的教官。”
“教官啊,当初看那小子的样子,还怀疑他是个兵哥哥呢,不过还真的是巧啊,你好好把握这个机会,争取把这个小哥哥拿下。”
休息时间只有十五分钟,林夏至没有来得及跟南浔多说,就又到了集合的时间。
她跑回去的时候,林清和正坐在旁边的折叠椅上跟隔壁班的教官聊天,双臂撑在岔开的腿上,余光瞥到她过来了,林清和转过头来看向她,然后站起来,动手整理起自己的衣服。
林夏至一惊,脚步一顿,犹豫了一下,还是硬着头皮走过去,走过他面前时,还冲他颔首道了一声“教官好”。
林清和“嗯”了一声,林夏至仿佛得到赦免,准备逃之夭夭,可刚踏出去一步,林清和又说道:“军训服要扣好。”
林夏至脚步一顿,视线往下,刚刚以为闷热,就把军训服的扣子给打开了一颗,本来是很正常的事,但现在被林清和这么一说,加上本来就心虚,不免脸上一红。
她没说话,扣了扣子快速回到队伍里。
早上的训练,林夏至都倍受生理和心理的煎熬,站在她旁边的小姑娘一直在跟她念叨着“教官好帅啊”之类的话,林夏至“嗯嗯啊啊”地应和着,心里却在想:废话,如果不是因为他那张祸国殃民的脸,我会落到现在这般尴尬的下场吗?
好不容易熬到早上的军训结束,林夏至松了一口气,拉着舍友匆匆跑去食堂。
可是应了那句“冤家路窄”,吃完饭出食堂的时候,很巧地,正好碰上教官的队伍进食堂用餐。
浩浩荡荡几十个穿着迷彩教官服的人分成两列,步伐整齐有序地进入食堂,林夏至和舍友正好卡在门口,只能站着等他们走完才能离开。
林夏至怕队伍里的林清和认出自己,心虚地低下头,好不容易等到了队伍末尾,她松了一口气抬头,谁知道却正好撞上林清和的目光。
她吓了一跳,林清和却挑眉一笑,手在摆动时勾起她的小手指,调戏般地握了握,可他的人却没有停留,跟着队伍走了。
他的小动作没人看见,林夏至的脸却红得不像样。
回到宿舍,林夏至洗漱完毕准备上床午休,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却传出微信的提示音。
她打开一看,是一条好友申请——林清和的好友申请。
林夏至在旅游结束跟林清和分开的时候,给林清和留了自己的微信,可是半个多月了,他都没有加,林夏至原本已经不抱有任何希望了--可他现在成了她的教官,还来加她的微信,是什么意思?!
林夏至虽然一副铁骨铮铮、不屈服的样子,想着那个怠慢了她的少女心长达半个多月之久的男人,不可能出现在她的朋友圈了……这样想着一分多钟后,林夏至口嫌体正直地同意了林清和的好友申请。
男色当前,所有的铁骨铮铮都被击溃了。
“有事吗?没事的话,我要午睡了。”
林夏至自认为特高贵冷艳地发过去这么一句话。
信息发过去之后,聊天页面上方就出现“对方正在输入中”的提示,林夏至的心也跟着怦怦乱跳,她期待他回复,又怕他回复,这种矛盾的心理在心里做斗争,林夏至的心也跟着越跳越快。
片刻之后,林清和的消息发过来了。
“当初强吻我的时候,可不是现在这样矜持的样子啊。”
林夏至差点一口老血吐在手机屏幕上,她只觉得一股热血冲上脑门,耳根子瞬间红透,她丢下手机,捂着脸羞愧至极。
缓了将近五分钟,林夏至才有勇气重新拿起手机,给他回信息。
“这种事,当初脑子一热,你就当没发生过吧。”
2
是的,林夏至真的强吻了林清和,就在不久之前的旅游中。
高考毕业后,得到解放的她自己一个人开始了毕业旅行,但因为父母担心,她只能选择云南这个离家不算很远的地方,从春城昆明到丽江古城,然后她就在那个家家有流水户户垂杨柳、神韵赛江南的古城遇到了林清和。
她和林清和一前一后进了住宿的客栈,等林夏至把行李搬到房间,整理好一切,心情雀跃地跑到种满鲜花的阳台上往外看时,却惊喜地发现,隔壁房间阳台上站着的,不就是刚才在自己前面登记的那个小哥哥嘛。
出于对方是个长相帅气的小哥哥的缘故,林夏至不由地多望了几眼。
但也许是林夏至的目光太过于虎视眈眈,原本看向外面的林清和突然转头看过来。
偷看被抓包,林夏至尴尬一笑,冲他挥了挥手,就当是打了招呼,然后还没等林清和反应过来,她就提起裙角冲回了自己房间。
白天怕晒,加上第一天来,林夏至干脆在客栈里补觉,等傍晚睡醒了,才一个人出来逛。
她出来的时候,天边还留着火烧云,金灿灿的夕阳打在了她心里最柔软的地方,她站在客栈门口的台阶上舒服地伸了一个懒腰。
客栈老板是一对恩爱的中年夫妻,老板娘穿着素色长裙在摆弄客栈门口的花花草草,在林夏至准备出门时,目光不经意瞟到客栈里面,便叫住了林夏至。
“姑娘家晚上一个人出门不太安全,正好那位客人也准备出去,不如你们一起出去逛逛吧。”
林夏至闻言回头,林清和正好下楼梯,听见老板娘的声音也抬眸,猝不及防地,两人的目光撞到一起。
林夏至到底是女孩子,想起今天下午的事情,不禁有些害羞,忙错开视线,没有说话。
林清和倒是反应快,微愣了一下,就明白了老板娘的意思。
他走到客栈门口,笑道:“老板娘都让我当护花使者了,我怎么敢不从?听说晚上的四方街景色不错,要不要去逛逛?”
后面这句话他是看着林夏至说的,林夏至害羞归害羞,但她色胆包天,面对桃花的态度一般都是大大方方上去撩,然后正大光明脸红。她只犹豫了片刻,便点头同意了林清和的邀请。
林夏至一共在丽江待了四天,除了第一天,其他三天都是跟林清和待在一起。
他们结伴去了四方街、万古楼、木府、白马龙潭寺……原本是旅游中的偶遇,却在短短三天之内成了形影不离的出行伴侣,每天看他们一起结伴出去,老板娘很是欣慰,觉得自己的撮合很有效果。
都说丽江是艳遇之都,老板娘私心认为,自己应该为巩固这个名号贡献自己的一份力,能撮合一对是一对嘛。
在三天的相处中,林夏至知道了林清和的家庭住址,知道他目前在军校念大四,可却没有一个合适的当口互加联系方式。
他们的房间互为隔壁,每天出去玩,林清和便来敲一下门,林夏至会意,收拾好东西就跑下楼去,林清和正跟老板聊天,听见她跑下来的声音抬头望去,笑吟吟看着她下来。
林夏至问了林清和的旅游路线,他接下来要去的地方和她要去的地方正好是相反的路线,也就是说,丽江之旅之后,他们就开始分道扬镳。
林夏至觉得这样不行,她不能让艳遇只是艳遇!
准备离开的那天晚上,她给南浔打了电话,跟她说明了这一切,然后,作为她的闺蜜,南浔给她出了一个主意——亲了就跑,但是不要忘了留联系方式,如果他对你有意思的话,肯定会联系你。
很荒谬的主意,可是,林夏至却按她说的做了。
第二天一大早,林夏至就要坐动车去旅游的下一站,出租车停在客栈门口,林清和帮她把行李搬下来,放到后备箱里。
林夏至关注着他的一举一动,觉得自己以前上课偷看课外书都没现在这么心惊胆战。
林清和放好行李回头,林夏至便鼓足勇气踮脚亲上去——她原本只是想亲脸颊,谁知道林清和一偏头,她的嘴唇擦过他的脸颊然后定格在他的唇上。
微凉柔软的触觉让林夏至的脑子在一瞬间炸开一团蘑菇云,她诧异地红着脸往后退,林清和也没料到自己会突然被强吻,他也愣住了。
两人面面相觑,客栈里的老板老板娘和车里的司机都暧昧地看着他们。
羞耻心作祟,林夏至拉开出租车的车门坐了进去,然后催促司机快点走,司机这才敛了笑意,感叹一声道:“年轻真好。”
踩下油门,出租车优哉游哉开走了。
后来……后来的事林夏至不知道了。
不过,林清和没有加她留在老板娘那里的微信号,亏她当时还满怀希望,可她眼巴巴地等了半个多月,都没有等来林清和的任何短信和微信好友申请,反倒是大学开学,那个没良心的家伙成了她的教官。
3
那天中午,林夏至跟林清和说完那句话便丢了手机。
她躺在床上想午睡,满脑子却都是在想着林清和,翻来覆去一中午,等到下午军训的时候,她成功地没什么精神。
她边打着哈欠边跟在舍友身后去到训练场时,林清和已经站在树荫下面等着了,林夏至路过他旁边时,他微微倾身,小声道:“看你这样子,是一中午没睡?”
“关你屁事。”林夏至目不斜视地继续往前走。
训练休息的时候,林夏至跟同学聊八卦,终于打听到了林清和的底细。
同市军校大四的学生,那所军校从很久以前就开始负责林夏至学校的大一军训。
在丽江时,林夏至看过林清和的身份证,可当时看见身份证上的地址自己没有去过,潜意识地就认为林清和念的大学离自己十万八千里,谁承想,世界就是这么小。
因为纪律问题,林清和跟林夏至的接触不多。
就连目光接触也是很少,林清和有纪律管着,林夏至怕别人说闲话。
大学军训的教官一般都严令禁止跟女同学的接触,不肢体接触,不单独见面,不加微信、QQ好友,不让拍照……呃,虽然林夏至都犯得差不多了,但是,他们的关系是万万不能被发现的。
也因为这样,班里的女生虽然对林清和的美色垂涎已久,却迟迟不敢下手,只能在训练时暗戳戳地看着。
带他们军训的教官都是军校大四的学生,血气方刚、意气风发,但林清和在人群中,依旧是焦点般的存在。
军训的晚上有文娱活动。白天的酷暑散去,下午训练完毕,林夏至吃完饭回到宿舍,换下厚重不透风的迷彩军训服,洗去一身黏腻,躺在床上,再也不想动了。
虽然她平时有运动的习惯,但军训的运动强度远远大于她平时的训练,一天下来,骨头都要散架了。
她在床上眯了没多久就被舍友叫醒。白天穿着军训服,好不容易到晚上可以穿便服,女孩子们穿得一个比一个清凉,路过男生面前,还有些胆大的男生吹起口哨。
林夏至穿了一条牛仔短裤,跟着舍友过来的时候,也收获了男生的起哄声。
林清和虽然是教官,却也比他们大不了多少岁,混在男生群里,如果不是还穿着教官的训练服,完全不知道他就是教官。
原本坐在男生群里低头看手机的林清和听见男生的起哄声抬头,一眼就看见跟在舍友身后的林夏至,再看她露出的白花花的大腿,眉头一皱。
可身边的小兔崽子还不消停,林清和心口堵得慌,大声喝道:“全体男生都有,立正!”
原本起哄的男生们听到命令,立马收敛,立正站好,不敢再放肆。
林夏至她们被突然立正的男生给吓住,愣在原地,林清和瞟了她们一眼,严厉道:“还愣在这里做什么,想一起站?”
林夏至的舍友立刻赔着笑,“不不不,站不起站不起。”
然后就匆匆离去。
林夏至被舍友拉着手腕,小跑了几步,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林清和站在那群男生面前训着话,灯光打在他脸上,林夏至突然想起来在丽江的那天晚上,四方街温暖祥和的夜景,素不相识的两个人成了伴侣。
原本他是无意穿堂风,却偏偏孤倨引山洪,路灯下的林清和被朦胧的光晕包围着,让一切看起来很不真实。
那样美好的少年,好像只需要轻轻开口,你就会愿意把一腔孤勇和余生全都给他。
林夏至摇摇头,把这个诡异的想法抛在脑后。
所谓的文娱活动,不过就是各班找个空地坐下,然后班上的文艺分子上去表演,吹拉弹唱跳,只要能拿得出手,都可以上去露一手,实在没什么才艺,就跟隔壁班的拉歌。
对于林夏至这种没有半点艺术细胞的人来说,这种活动,她只能安安分分做个观众,专业鼓掌十八年。
班里有个女孩子被起哄着上去跳舞,一帮男生围着起哄,气氛被炒热,大家的目光都被人群中央跳舞的女孩子吸引。
林夏至身边原本坐着舍友,但舍友跑去上厕所,她身边的位置就空了。
她的注意力都在那个跳舞的女孩子身上,以至于身边坐过来一个人时,她还以为是舍友回来了。她们坐在大草坪上,她一只手撑着地上,猝不及防地,那只手覆上温热。
带着薄茧的触觉,林夏至心里一惊,转头望去,看见林清和的侧脸。
他目不斜视地看着表演,在外人眼里没什么异样,但隐于黑暗的手却极其不老实,他握住林夏至的手,林夏至从诧异中回过神,挣扎着想把手抽出来。
可男女力气悬殊,不管林夏至怎么挣扎,林清和都是那副风雨不动安如山的样子。加上旁边有人,林夏至不敢弄出太大动静,挣扎未果,她便朝他微微倾身,压低声音道:“你给我撒开。”
林清和的眉毛动了动,对林夏至的威胁充耳不闻,大拇指还在她的手背上摸了摸。
饶是林夏至再想佯装淡定,这下也稳不住了,脸上一红,低着头不说话。
大草坪的灯光暗,其他人的注意力又都在表演的人身上,自然发现不了他们暗戳戳的小举动。
那个女孩子跳完舞,周围爆出响亮的喝彩声,林清和也适时松开林夏至的手鼓掌,淡然自若的样子实在令人佩服,要不是手上还保留着他掌心的温度,林夏至都觉得刚才的一切,只是错觉。
4
等那个女孩子下来,林清和就被另外一个班的教官给叫走了,等他回来的时候,林夏至的舍友已经从厕所回来,林清和只能坐到林夏至对面的位置上,他们的目光时不时越过中间表演的人而交汇,林清和倒是淡定,林夏至却已经心虚到不行。
等晚上回到宿舍,林夏至就给林清和发短信,直截了当地问道:“林清和,你到底想干吗?!”
过了没多久,林清和信息发过来了。
“你觉得我想干吗?”
欲擒故纵是吧?林夏至盘腿坐在床上,用舍友的话来说就是一脸凶相。
“要杀要剐,你给个痛快的!”
这条消息发过去,林夏至已经做好准备,不管林清和回复什么,她都已经做好心理准备,就像她说的,要杀要剐,给她来个痛快的!
可林夏至等了好几分钟,那边才轻飘飘地回了一句:“先好好军训,等军训结束再说其他的。”
大学军训半个多月,原本酷暑的训练已经让林夏至招架不住,现在再加上林清和这么一个麻烦,林夏至简直身心俱疲。
好好军训?
她也想好好军训啊,谁让他自己来招惹她的?在别人看不见的时候偷偷勾她的小手指,晚上文娱活动的时候看似随意地坐到她旁边,然后暗戳戳地握住她的手——林夏至原本就对林清和有非分之想,怎么可能定得下心来?
每次他的靠近,她的心底就像炸开了漫天的烟花。
可同时她又害怕这种暧昧不清的气氛。林清和到底是什么意思?他对她,到底是抱着怎样的态度?
当初离开丽江的时候,她听了南浔的胡话,带着什么“毕业旅行就该疯狂一把”的冲动,把他给强吻了,现在回想起来,林夏至都羞愧得想抽自己一巴掌,怒骂自己当时怎么不知道矜持一点。
在离开丽江之后,她等着林清和来联系她,可等啊等,等啊等,半个月的等待让她对他死了心,可军训时的相遇,又让她死灰复燃,这种心情,难以描述地矛盾。
林夏至就这么在生理和心理上的煎熬中度过了一个多星期,在军训过半的时候,她大姨妈来了。
军训时女生来例假可以跟教官请假,但是,她们的教官是林清和啊,林夏至现在跟他对视都觉得心虚,哪里还敢跟他说这种事?
平时她来例假,痛经的情况也不是很严重,所以她就打算熬过去,可没想到那天中午她没食欲,匆匆扒了几口饭便吃不下了。等到下午军训的时候,背后开始冒冷汗,低血糖加上痛经,在踢正步的时候身体一软,便没了知觉。
等她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医务室的病床上输液了。
她们班的辅导员也是女的,从她被送来医务室时就一直守着她,等她醒了,忍不住抱怨几句:“你这孩子,来例假可以请假的,硬撑着把自己身体撑坏了苦的可是自己。”
林夏至恢复了一些精神,笑着回道:“本来觉得自己身体可以熬得过去的,实在不好意思,给老师你添麻烦了。”
辅导员也没再说什么,让林夏至留在医务室休息,自己便回去了。
躲过军训,可以躺在床上休息,这是一件格外惬意的事,林夏至翻了一个身,迷迷糊糊地睡去。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林夏至在半梦半醒中听见有脚步声靠近,然后,有人在她床边坐下,然后伸手替她拂开脸上的发丝。
林夏至微微皱起眉,缓缓张开眸子。
刚刚苏醒的视觉让林夏至眼前一片蒙眬,但隐隐约约能认出,坐在床边的人是林清和。
她又闭上眼睛,刚刚睡醒,她对他的敌意消散不少,连语气都是懒洋洋的。
“你怎么来了?”
“来例假可以请假的。”林清和道。
“我知道。”林夏至继续闭着眼,“可是我不想请。”
“因为教官是我?”
林夏至没说话,默认了。
林清和也没有再说话,屋里用来隔床位的白色帘子被风微微吹起,医生在外面摆弄着她的药品,无暇关心里面的事,空调的温度正好合适,安静惬意的氛围让林夏至又开始昏昏欲睡。
她揉揉眼睛,努力让自己清醒,她张开眸子,视线落在林清和搭在床边的手上。
“我不知道应该拿什么身份去跟你相处,教官和学生,还是那种关系,不管是什么,都觉得不伦不类的,我不知道自己应该喜欢你,还是讨厌你,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你,我不喜欢这种感觉,所以,只能减少跟你接触的机会。”
林清和慢慢听着她说完,等她说完,房间里又恢复安静,林夏至也没想他能回答,翻了个身,面对着天花板,刚想着下逐客令,林清和便道:“很抱歉让你有这种感觉。”
啊?
林夏至还没有反应过来,林清和便伸手挡住她的眼睛,下一刻,他俯身而上,在她的唇上落下浅浅一吻。
林夏至一惊,被子下的手下意识揪住床单,从背部蔓延至全身的酥麻让她久久不能回神。
“这样,你是不是就知道应该拿什么身份来跟我相处了?”
林清和把手从林夏至的眼睛上拿开,林夏至却自己闭上了眼睛,林清和轻笑出声,伸手揉揉她的头发,然后转身离去。
林夏至听到脚步声离去,好久之后她才张开眼睛。
她先是坐起来看向门外,再摸摸自己的嘴唇,笑容自嘴角蔓延开来,渐渐染上眉梢。
5
“为什么当初没有联系我?”
晚上的时候,林夏至请了假,没有去参加文娱活动,她躺在宿舍的床上,以盛气凌人的姿态给林清和发信息。
以前是以为林清和对她没意思,但现在看起来,林清和也对她有意思,那既然这样,他还让她苦苦等了半个多月。
林清和倒也坦荡,“因为想给你一个惊喜啊,难道你在开学军训的第一天遇到我,不惊喜吗?”
惊喜?林夏至嘴角一抽,明明是惊吓好不好?
“其实我早就跟老板娘打听到你的资料,知道你要念哪所学校,所以我完全不担心你走之后见不到你,来带你们军训的时候,我也是特意查了资料,然后跟同学换了,才能来带你们班。
“至于不联系你这个问题呢,说实话,当初你离开丽江时突然亲我,真的把我整蒙了,虽然我是一个大老爷们,但遇到这种事,还是会害羞的,犹豫了好几天,最后还是决定,有些话,有些事,当面说,当面做,比较好。”
林夏至一寻思,这个理由勉勉强强过得去吧。
“我缺个女朋友。”林清和道。
林夏至勾起嘴角压住笑意,“好巧,我缺个男朋友。”
解决了感情上的矛盾,接下来几天的军训中,林夏至都跟打了鸡血一样。
但因为学校严令禁止教官和学生的接触,他们的关系还是见不得光,但恋爱中的人啊,只要远远地隔着人群对视上那么一眼,就已经很满足。
可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就算他们再怎么小心翼翼,还是被发现了。
那天晚上的文娱活动,林清和又坐到林夏至身边,他们的背后是灌木丛,所以就肆无忌惮地把手搭在一起,正好被路过的团长给看见了。
他也没有说破,只是咳嗽一声,引起他们的注意,在林夏至和林清和慌张地把手松开后,他便黑着脸把林清和叫走了。
围圈而坐的同学们都把注意力放在中间表演的同学身上,没人注意到角落里发生的事。
虽然林清和被叫走时对她说“没事”,可林夏至又不傻,怎么会不知道这件事的严重性?都说军令如山,林清和现在是被一座山压着了。
林清和前脚刚刚被叫走,她就耐不住跟了上去。
团长把林清和叫到没人的教学楼后面训斥,林清和站在他面前,老老实实听着。
林夏至躲在远处,听不到他们说什么,只能干着急。林夏至耐不住,也怕团长罚林清和,护夫心切,她斟酌了一下利害关系,然后带着英雄就义般的豪迈冲上去,挡在团长和林清和的中间。
“团长,我知道你们有你们的纪律,教官和女学生不能有不正当行为,但是,在我喜欢上他的时候,还不知道他是教官啊!对于我来说,他只是我喜欢的男生。就算是教官,就算是军人,也有谈恋爱的权利吧。”
林夏至鼓起勇气说了一大堆,可好像并没有什么用,团长依旧面色铁青地看着她,就连林清和,也是沉默着不说话。
暴风雨来之前的预兆啊!
林夏至越想越慌,越慌就越口不择言:“团长,我和林清和在暑假的时候就认识了,那个时候我就已经喜欢上他了,说一见钟情也好,见色起意也罢,在我眼里,他先是我喜欢的人,才是我的教官,如果你真的要罚,就罚我吧,是我先招惹的他。”
林夏至一副要杀要剐随你便的样子,站在团长面前,把林清和护在身后。
这副护犊子的架势,团长都不忍心看,他绷不住,叹了一口气,无奈地对林夏至身后的林清和道:“你的人,你自己管管吧。”
林清和也忍不住笑出声,手搭上林夏至的肩,让她放下防备。
“没事了,我已经解释清楚了。”
林夏至松了一口气,整个人立刻瘫软下来,要不是林清和扶着,估计她都坐到地上了。林清和说“没事了”,那应该就是团长放过他们了,林夏至回过神,对团长微微颔首,道:“谢谢团长。”
“军训以后别叫我团长了,叫我叔叔吧。”团长瞟了她一眼,说道。
“啊?”林夏至有些蒙。
“他,是我叔叔。”林清和解释道。
叔……叔叔!林夏至感觉自己的脑子突然平地炸起一声雷,想起刚才自己为了护住林清和说的那些话,羞愧无比。
这是长辈啊,她怎么可以在长辈面前说这种话?还有,林清和竟然也不拦着她。
她暗暗掐了林清和的腰,压低声音质问道:“你怎么不早点说?!”
林清和忍着笑说:“拦不住啊,而且,我自己都不知道,原来你那么喜欢我啊。”
林夏至羞愧捂脸,踢了林清和一脚,跟团长道了别,便逃也似的跑开了。
6
军训结束的那天,班里的同学在大草坪给林清和办了欢送会,脱下训练服的林清和褪去那股少年老成,更添几分意气风发,跟班里的同学混在一起,完全看不出差别。
从这一刻起,林清和就不再是他们的教官,男生们也就不再顾忌什么,厮混在一起打闹。
林夏至跟室友坐在一起看着他们闹,混乱中,也不知道谁说了一句:“林教官,你有没有女朋友啊?如果没有,我们班的女生可以随便给你挑。”
林清和坐在地上,笑吟吟地回答:“我有女朋友,不用挑了。”
林清和和林夏至平时藏得严,就连舍友都没有发现他们的关系,还有一些女生暗戳戳对林清和有意思,现在他突然说自己有女朋友,同学们都好奇,逼问他女朋友是谁,闹哄哄一片,林清和的目光穿过人群向她看过来。
林夏至心虚地移开视线。
男生们闹得实在厉害,林清和干脆站起来,喝道:“全体都有,立正!”
命令一出,同学们都纷纷站起来,按着军训的队伍排好,大家还以为是自己逼问教官的女朋友惹他生气了,都闭嘴不再说话,可林夏至却觉得,有阴谋,林清和在滥用职权。
果然,下一刻,林清和道:“稍息,立正,我的媳妇请出列!”
前两个指令大家都跟着做,但到最后一个,大家都蒙了。大家一脸蒙圈地看着林清和,后者却勾着唇角望着林夏至笑。
大家顺着林清和的目光看去,大概也知道了林清和的意思,敢情教官的女朋友在班里面啊,反应过来的同学们开始起哄,想早一点看见教官女朋友的真面目。
林夏至站在人群中,看着林清和,眉梢渐渐染上笑意。
有些人,只要站在那里,就自成一个信仰,带着蛊惑人心的魅力,吸引着你向他走去。
对于林夏至来说,在丽江看见林清和的时候,她已经做好“余生请多指教”的准备。
因为是你,所以我愿意。
讲故事:怦然心动那些事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嗨趣儿 » 讲故事:怦然心动那些事
分享到: 更多 (0)
优惠券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够嗨才有趣!

福利导航每日福利TOP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