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够嗨才有趣儿

哪一刻你觉得自己被生活磨平了棱角?

哪一刻你觉得自己被生活磨平了棱角? 涨姿势 第1张

大概是六年前吧,我还能为了一顿饭钱和别人打架,对方是我的室友。这哥们非常不地道,做人非常的小气,每次中午就要别人给他带饭,带回来了吃的隔声连连,饭钱的事儿却抛之脑后。大家都是一个屋里住的,抬头不见低头见,总不会为了一二十块钱翻脸,这也是他利用的一个心理。

那一天上完课,他给我连打几个电话,要我去外面给他带一份盖浇饭,要求还贼他妈多,又是多放辣椒又是不要葱花,那时候是夏天,我忍着酷暑给他带了回去,一回去这哥们还抱怨:怎么这么久,老子都要饿死了?

我把饭往桌子上一放,摊开手找他要钱:十六。

他自顾自的坐下掰开筷子:等我吃完就给你。

那就等,我那次就是铁了心看他是怎样的品性,磨磨叽叽吃了半个小时,吃完后大家差不多都在睡午觉,他去卫生间尿了尿就拿起电话给女生打电话,打了又有十几分钟,大家差不多都睡熟了,这哥们看我还没睡觉,又想来拖延战术:我现在手上没钱,明天取了给你哈。

这都是他的惯用套路,今天拖明天明天拖后天,拖到后来别人要么就忘了,要么就抹不开面找他要钱,但是我偏不按套路出牌,我说:你他妈没钱说什么吃完了就给我?都是男人说话要算话,现在给我。

他愣了一会,脸色变得很难看:你什么意思?妈的就十几块钱你至于吗,搞得像逼债似的。

我说:至于,这不是钱的事儿,这是面的事儿。再说了,你哪次找人带饭给钱了,你看现在还有人帮你带饭不?

他彻底恼羞成怒了,一脚踹在我的书桌上:放你妈的屁,老子什么时候不给钱了,说话小心点。

大家都被吵醒了,懵圈状态围观我俩。我的一贯宗旨就是能动手就别吵吵,拿起旁边的一个水瓶盖在他头上,还没等他腾出手捂头就对着他脸上一顿招呼,鼻血都给他打出来了,加上义正言辞的咆哮:操,还敢踹老子的桌子?你爹是不是没教过你吃饭要出钱?赖别人钱还敢装大爷……

大家都过来把我们拉开,他一抹脸上的血,叫嚣着要拿板凳来砸我,我冷笑着看着他。我根本就不在乎这十几块钱,我只是看不惯他这种无赖行为,也为其它受过他鸟气的哥们鸣不平,这就是二十二岁的我,年少气盛,遇到不平的事情还有血性吼一吼。

那么现在呢,我根本就没有心气处理这类事情,一个朋友说自己要做生意,找我借了一万多块钱,借钱的时候说得贼真诚,到了年底就还我,结果两年过去了,钱没还就算了,人还躲着我,给他打电话永远不接。直到有一次在商场撞个正着,他搂着一个年轻姑娘买衣服,恰好我和我妹妹也在那家店。

突如其来的偶遇让他措手不及,只见他的连由白到红又由红到青转了几圈,我主动跟他打招呼,问他最近在忙些什么,这么长时间不见了一起吃个饭呗。

他给我客套:下午有事,过几天我来请你,多叫几个朋友一起喝喝酒。

我点头说好,临走时他又想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一拍脑袋对我说:老刘,我是不是还差你钱呢?这段时间我手头有点紧,下个月我绩效发了就转给你哈。

他的演技很好,我只能配合着装糊涂:你什么时候差我钱?我记不得了。

他饶有所思的看我一眼,寒暄几句就拉着他的马子快步走了。大家都是成年人,有些事情心知肚明就好,他给姑娘买的衣服就两千多,手头紧个锤子,等他消失在我的视野外,我就把他的联系方式全给删了。

这就是现在的我,问题想得比较透彻,你愿意把场面弄得圆滑点,我也配合你的演出,你为了点钱不顾感情,那也随便你。只不过我再也不会在你这个人身上浪费任何时间和心思,你在我心里已经“人际性死亡”了。

年纪越大,我觉得自己越发冷漠。这种冷漠就像给自己套上一层冰冷的保护壳,本能性的隔绝一切恶心和恶意,不想和它们短兵相接,只求相安无事。

比如上学的时候,有同学和辅导员私下交易,开学的时候给辅导员提一大堆礼品,到助学金评比的时候就故意穿得破破烂烂,上台讲着自己的心酸往事,明明父亲是白领,偏要说成是农民工,明明母亲身体健康,偏偏说成双腿残疾,也就是当时科技不发达,要是搁现在拍个视频给他爹妈发过去,怕不是他爹妈要被气的吐血。辅导员就顺水推舟的把他名字加上去,拿了大几千助学金后就开始大吃大喝,买名牌换手机,活得比谁都滋润。

哥们看不过去,那时候开班会要求轮流讲话,轮到我的时候,我写了一篇文采斐然的演讲稿,极尽讽刺和奚落之词,诸如“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为了八千块,爹妈都可抛”之类,台下同学听得瞠目结舌,辅导员在窗户外脸色铁青,那个送礼的不孝子浑身发抖,就像要中风一般。

后来辅导员把我叫去办公室,对我一顿狂骂,说我要再这么诋毁同学名声,他就要按校规“处理”我。

我慌都不慌,对辅导员说:您是说我在恶意中伤别人?那这样,我还有一些证据,我寄到市教育局让他们查查是不是真的,如果是假的随便您处理好不?

辅导员愣住了,就像生吞了一个大鸡蛋,到了下一年助学金就评的比较规范了,至少钱都发到了真正需要的人手上。

而现在,我能心无波澜的忍受这些污浊之事,有同事和经理结伙吃回扣,一笔单子总共才赚十几万,他们就敢吃三万的回扣,那个同事几年前进公司才一百一十斤,现在都快一百七了,整个人出竹竿变成肥猪样,可见油水多么足。一个实习生得知此事后,正义凛然的要写信给老板告发此事,被我给拦住了,我说:首先,你没有实质性的证据,他们的账目做得很好,老板不一定会信你。还有,你人微言轻,他们要是倒打一耙,加上他们在公司的关系网,到时候你没好果子吃。

实习生愤愤不平,随即看了我一眼:刘哥,你不会也有份吧?

我笑了笑:你也可以查我嘛,随便查。

实习生没听从我的劝告,还是执意要告发,结果不出我所料,那个经理叫上甲方公司的人来自证清白,又假意辞职来打消老板的猜疑,这个经理业务很广,老板当然不放他走,最后就是当着所有人面把实习生给开了,实习生走的时候无比沮丧,他不明白他只是做了一件对的事情,为什么下场是这样。

后来事情还是败露了,那两个家伙差点要坐牢,倾家荡产才把窟窿补了回来,公司宣称:正义可能会迟到,但是永远不会缺席。

我最讨厌的就是这句话,迟到的正义,有个狗屁意义。

在正义慢悠悠迟到的时候,一颗年轻热忱充满正义感的心已经被抹杀了,而谁又在意过这些?

让我好好想想,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现在这幅冷漠凉薄的样子?

是我为了室友鸣不平,到头来名声败坏,他们反过来笑我为了十几块打架的时候吗?

是我觉得助学金发的不公平,被辅导员找茬,却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说句话的时候吗?

是我在路上看到一个壮汉打女人,我过去把那个男人按住,那女人却在我脸上抓了一把的时候吗?

还是我看见城管吃饭不给钱,站出来指责他们庙小菩萨大水浅王八多,那面馆老板却在背后说我神经病的时候?

人的棱角慢慢消失,绝多数不是被眼前的丑恶给击碎的,而是被身后的愚昧和嘲弄给削平的。

若这个世界是一个大泥潭,有的人在里面打滚,脏的不亦乐乎,有的人身处最中央,致力于把身边的肮脏抹掉,却被视作疯子,而我只想拼尽全力爬出去,在泥潭的边缘冷眼旁观,我对这些污浊无能为力,只求自己能干净一点。

罗曼罗兰说过,世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即是认清生活本质后依然热爱生活。

调子起的太高,我自认为做不到,所以对于我们这些无名之辈,能够认清生活本质后和生活和平共处,已是我们能做到最大的努力。

上帝的归上帝,撒旦的归撒旦,大概就是这样。

来源:知乎

历史上的今天: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人生记录 » 哪一刻你觉得自己被生活磨平了棱角?
分享到: 更多 (0)
嗨趣儿公众号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