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够嗨才有趣儿

诺贝尔瓷砖文学家

@种砖头私人笔记:那是在商场的卫生间,我吃坏了肚子,刚好,马桶里的人也是。

望着三个紧闭的厕所门,第一次有身为女人的感受。

只能焦急的在门外等待,就似便便也在门内焦急的徘徊。

俗话说,跑的越快,阻力越大,我感觉我体内有一股说不上的劲,在体内横冲直撞重力向下。我知道,螳臂当车的括约肌总有失手的时候,我正站在门外以不变应万便。

人在遇到紧急情况的时候,听觉视觉都会变得异常敏锐,就像我可以听到第一个门里的人的重呼吸,我分析还没那么快完事。

第二个门的人,听到了冲水的声音,我知道这是假动作,因为这已经是第三次了,看样子战况比较激烈。

第三个门的人,在玩英雄联盟,用的是荆轲,说的是“想叫就叫吧,反正是最后一声”。我知道,幸福遥遥无期,但希望痛苦不必再反复折磨。

突然间,门打开了,打破了原有的寂静,是大门打开了,进来一个人,他的短头发涂满发胶很酷,格仔衬衫与黑框眼镜很配,手提着一堆东西,地上湿漉漉,反正是无法安放的。他看着站在门外的我,我不知道他想干什么。与我争抢?还是会安静的排在我后面?我对他一无所知,相反,他懂得我想什么,无需言语。

进攻还是防守?没等我多做动作,他,站在了尿兜面前,就在我左前方西北面27º左右,我有预感,我能清楚的看到他小便的过程。

一边想,体内的真气,却又一阵一阵的传来,一次比一次剧烈,我都点冒冷汗了,分手总在雨天,解手总是没有隔间。

为了分散注意力,唯有紧紧的盯着他,他会怎么做?我很好奇,毕竟他现在只有一只可以用的手。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他稍稍提起左手,然后把他右手食指紧贴着肚皮,其余手指与裤子平行,利用食指卡在裤头做功,连着内裤,他慢慢往下褪。这是一个极具画面感的镜头,蘑菇滑了出来。

糟糕!一只手能解放它,肯定无法同时做到扶起它。

这可怎么办?

按照这个角度,可是没办法顺利尿到尿兜里的。

正在我疑惑的时候,只见他身子往后仰,裆部往前。一个难题就这样被瞬间解决了?原来他提前把袋子提高,就是为了避免在身体往后弯的时候,水平高度的下降导致东西碰到地下,实在是太聪明了,太完美了。

就这样,水撞击瓷器的声音慢慢响起,我觉得他是一个艺术家演奏家生活家,一般人可不敢提着东西尿尿的。

世间就是如此,你不得不佩服,有时候摆在你面前好像很难的事情,别人也可以轻易解决,这是人与人的区别。

突然,他“噗”的一声,毫无讲究。我顿生恶意。

不过也没办法,控制尿道的括约肌跟控制放屁的括约肌是同一个,要想畅快的放肆,就需要削弱另外一面的控制。

世间更是如此,它又变幻莫测,当我以为事情就快结束的时候,电话铃声响起。是他的电话。

这个时候,这么繁忙,他接还是不接?

但是他现在只有一只手,怎么办?

说实话,我都想帮他从裤兜里把手机拿出来,或者帮他提着鸡鸡。

在这电光火石的瞬间,他决定要接,一点不拖泥带水,也并不仓促慌乱。

有能力的人,做事就是雷厉风行。

只见他缓缓的向上放开他压着裤头的手,抽出他的食指,慢慢的把裤头卡在蛋蛋上,待稳固之后,手再伸向裤兜。同时,由于外部环境改变,那玩意由原来的向下,变成了向上75º角左右,在缓缓放开手的同时,他身体的角度也在配合变化。

不懂行的人可能不知道,行家都很清楚的明白,这对身体协调能力要求极高!

裤头就这么卡在蛋蛋上,绝妙!充分利用个人特质,这是对人体最实用主义的探索。可能因为稍微有点充血的缘故,光滑的表面,毛孔特别明显,鸡皮疙瘩似的,外在颜色,也由暗红色变得有点发紫,也寓意情况的急转直下吧。

时间就是金钱,他迅速的用右手拿起手机,听了大概5秒,说了一句“不需要”,挂了。

看来是贷款电话,贷款电话真该死。

完了,右手再次重回岗位卡住裤头,他的身体再配合动作往回倾斜,蛋蛋的颜色也由紫色转成红色。这时候我就在分析,原来他拿着袋子进来,其实暗含了很多信息。第一,他肯定逛了挺久了,第二,他是一个人逛,没有人能帮他提东西,第三,本来可以进马桶间有放东西的地方,说明他已经比较急了。

此时,一号仓传来了拉纸筒的声音,我知道,那个瞬间即将到来,跟二号仓不同的是,一号仓我听到了多次硬物撞击水面的声音,便秘的他,从体量来说,已经达到了目的。微弱的呲呲声,那是纸巾摩擦稚嫩之处特有的,一共持续了三次,我能想想到纸巾被折叠的过程,还有里面的人翘起屁股的角度与模样。

好事将至,我的肉体虽然说痛苦的,心情却是愉悦。

我对这位尿尿哥报以微笑,这是一种惺惺相惜。或许是强者对弱者的怜悯之心,他懂我,我也依依不舍,没有他,我也许早就泄了。

二号位依然在冲水,他在里面努力,我在外面悉听尊便。为什么老是冲水?只有我们这种段位的人才懂。把便便在落下来的瞬间冲走,可以避免没礼貌的生意太明显,是对下一位高手最基本的尊重,有机会我一定要找二号仓的朋友切磋一下。

人生的几大快感都跟进进出出有关,门内的人想出来,门外的我想进去。

尿尿哥收起了自己的宝贝,背对着我,我正视前方,我的希望与憧憬将要破门而出。

门开了,一号仓人的脸,由被门阴影遮挡,慢慢变成被灯管照亮,这是一个从暗到明的镜头,寓意着我的生活在此转折,我的内心由被压抑到奔放。

我看着一号仓额头有丝丝汗水,那是劳动人民劳作的印记。我们擦肩而过。

我回头关上了门。

命运知道,当上帝关上厕所门,你就可以打开另外一扇疮。

“咔”—这是是门栓的声音,还是导演的声音?

诺贝尔瓷砖文学家 趣事儿 第1张

历史上的今天: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人生记录 » 诺贝尔瓷砖文学家
分享到: 更多 (0)
嗨趣儿公众号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