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孤独的暴富路子

gong'zhong'h!

昨天写了通过对一万名美国百万富翁的调研显示,从1998年到2016年,成为有钱人的关键因素变了。其中两条是:

1、组织能力的重要性下降,不必管理很多人就可以赚到大钱。

2、“量体裁衣”,动态整合资源能力重要性大大上升。

这两个现象都是肉眼可以观察到的,但原因是什么?我想了一天,感觉找到答案了,上三张图。

一条孤独的暴富路子 涨姿势 第1张

图1,从1990年到2017年美国最大的20家食品商场的占比图,看红线。从35%左右上升到70%左右,上升1倍。

一条孤独的暴富路子 涨姿势 第2张

图2,从2013年到2017年美国电子商务公司的市场份额变化。亚马逊的份额从20%提升到28%,其他所有公司从80%下降到72%。由于总市场规模变大,亚马逊的实际销售额从520亿美元增加到1290亿美元,几乎是2.5倍。也就是说,无论是实体企业还是互联网企业,长期来看都呈现出头部集中的马太效应。

一条孤独的暴富路子 涨姿势 第3张

但这种增长并不是通过大肆增加员工完成的。上图是亚马逊的员工数量图,从2011年开始并没有大规模增加,甚至其中有5年几乎是不变的。可以简单理解为增长是依靠技术进步完成的,如更好的云平台、更好的平台技术、更好的物流技术等。

头部公司挤占腰部公司地盘以后,其实很多服务仍然是存在的。比方说在亚马逊上买东西还是需要客服,这个量没有减少。只不过通过技术的进步,原来由大量腰部公司管理的客服人员,变成了由一家家小网店所管理的客服人员。

举例来说,我知道深圳有一家在亚马逊上卖汽车配件的夫妻网店,就两个人,偶尔请几个兼职,一年卖出去几亿的货。所有的物流、信息流、支付都是通过自动化软件实现的。

在打车和旅游服务上更加能体现这一点。过去每个城市都有好多家出租车公司,各自管理其司机和汽车。而UBER和滴滴等APP出现后,变成一个超级APP管理了无数个自由职业者司机。

旅游服务也一样。过去旅游大部分人住酒店,酒店内部从总经理到领班到服务员也有N个层级,你的组织能力越强、职位就越高、就能赚更多钱。而airbnb等民宿APP出现之后,也是一个超级APP管理了无数个自由职业者房东。

一条孤独的暴富路子 涨姿势 第4张

如图3,技术的进步使得越来越多的人成为自由职业者。从美国来看,从2014年整体劳动力增长了2.5%,而自由职业者增长了8.1%;相信技术进步容易让人找到自由职业观点的也从69%上升到77%。按照这个增长比例,未来可能有一般人成为自由职业者。

包括但不限于:网红、主播、各类号主、网络小说写手、网店店主、自由职业投资者、自由程序员、民宿房东、滴滴司机、外卖骑手等等。

我就是一个例子。虽然有一份体制内的工作,但主要收入已经是来自投资和公众号。而如果没有互联网,我根本不可能做这两件事。

概括一下:人类大规模的协作仍在,但模式变了。过去是大中小公司之间的竞争,而现在则是超级技术公司带着无数自由职业者占据了舞台的中心,打垮了各类中小公司。

当然这些自由职业者也会重新组织起来,形成新的中小型公司,但很难形成新的大型公司。举例来说,年轻人的梦想变了:

15年前是我要成为新的阿里巴巴,10年前是我要被阿里巴巴收购,5年前是我要成为阿里巴巴的员工,现在则是我要成为给阿里带货的网红。

这就是为何组织能力不再那么重要:因为大规模协作的问题不再主要由人类的组织能力解决,而是由超级公司的技术来解决。

而对于越来越多的在超级公司平台上工作的自由职业者和小公司来说,其资源必然是先天不足的,必须学会量体裁衣,有什么资源用什么资源。

还是以我为例,每晚要给你们写一篇文章,从选题、找资料、撰文、修改、找图片、回答问题通通都是我一个人要在大约2个多小时内完成。完善是不可能的,只能有什么用什么。

类似于一个家庭妇女,家里突然来了一堆客人吃饭,来不及去买菜,只能冰箱里有什么做什么。这个时候拼的根本不是有什么食材,而是对于这些食材组合的充分理解和临场发挥。这就是量体裁衣。

我每一天的文章都得益于过去三十年的阅读、写作和思考的训练。就像那种手艺特别好的家庭妇女一样,即便家里只剩下剩饭和鸡蛋,也能给客人做出一份美滋滋的蛋炒饭。当然如果这天恰巧有生猛海鲜只会做的更好吃...

换句话说,在超级技术平台的支持之下,每一个人比拼的都是价值输出能力。特别会说话的网红、战术理解特别深刻的游戏主播、房间布置特别有style的房东,这些都是价值输出。前提是,你只能使用手中很少的资源来完成这一切,至少一开始的时候是这样。

来源:刘备教授 微信号:LiuBeiJiaoSh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