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一个羞于启齿的故事,姑娘教会我的

gong'zhong'h!

说一个羞于启齿的故事,姑娘教会我的 一本道 第1张

@徐佳杰Pierre:
说一个羞于启齿的故事吧。
你们仍当做虚构的来看。

14年初第三次游欧洲。
我和德国的同学说想再去阿姆斯特丹或者安特卫普。
因为之前都是和女生朋友一起去的,实在不怎么方便。
他沉吟片刻,说,干嘛呀?你如果真的想……不如来法兰克福,这儿的规模最大。
我抱着青少年怀春的心情就降落在了德国。

怎么说呢?
法兰克福那行业的规模确实大。
别国顶多是一两个步行街,而这儿居然是一两个大区域。
别国是平面的,他是立体的。偶尔见到一幢楼,五六层里都是人。
凌晨左右,和朋友逛了几圈都不太满意,主要是对白人无感,都是罗马尼亚来的。
哥们看出了我的心思,说临街有一个好地方问我敢不敢去?

转战的这座老楼呢,虽然也是合法的,但总有些擦边球。
哥们之所以要问“敢不敢”,是因为其中一些姑娘的身份是存疑的,或许是签证过期了,或许是赖在这儿不想走的云云。有越南人,柬埔寨人,甚至我们的同乡人。
我在三楼一间小房门前愣住了,哥们顺着我的目光看过去,是个披肩长发的女孩。他倒吸一口气,说:哎?如果仅仅看侧脸的话真的像你前……
我翻了个白眼,示意他闭嘴。
他若有所思后拍拍我的肩膀,说他还有事,让我一个人在这儿玩儿会然后自己回家,说罢一通小跑就溜得没影了。

接下来我就鼓足勇气问了price
然后?此处省略大约五万字左右。
事后我假模假式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
她说没事,也很晚了,工作日不太会有人再来。
好不容易遇到个同乡人,不如聊聊天吧?
她递了支烟,问我抽不抽。我点点头。
实际我从来不抽烟,强忍着吞下那难闻的气雾。

她笑出声来,问,你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吧?
我:嗯???嗯。。。。
她:你太紧张了,老练是装不出来的。
我:啊???
她:没事,你还年轻,多锻炼锻炼身体会好的。
我被烟呛到不小心咳了几声。
她:以后呢,在这种混乱的地方,有陌生人递烟给你,千万不要抽哦。
我点点头。
她:你永远不会知道烟里究竟卷的是什么东西。
我吓得赶紧把手上的烟掐了。
她:没事没事,这包是我在正规店里买的。

接下来我们又聊了很多。
知道那是从哪个城市来的,在读是什么专业。
仅仅为了母亲能不伸手问继父掏钱,不想欠继父的情,就偷偷做了这行。
还真是个老套、意料之外但又情理之中的缘由。

听罢,我差点脱口而出:
“你母亲如果知道你做这个,难道不会难过吗”。
话到嘴边吞了回去,因为这实在不像人话。
转而说:哦,那挺好的。
她:你和别的男人还不太一样。
我:嗯???怎么???
她:他们一般会劝我从良。
我:我感觉自己还挺开放的,不觉得这有啥。
她:呵。是吗?那如果将来你想娶的老婆从事过这行呢?
我:无所谓啊。
她:你还是太年轻了。话别说的太满。

接着她说她想关张了,早上大学里还有课。让我陪着走一段回家。
她一般都是周五周六周日来,工作日很少出现,今天不过就是碰巧。
她喜欢走在我的左侧,街道的内侧,说这样比较有安全感。
很快就到车站了,她再打量我下,说,你好像很喜欢长头发?
我:这都能看得出来???
她:你刚才……***,很容易看出来啊。是不是以前你有什么喜欢的姑娘是长头发的?
我再点了点头。
她摇摇头:哎。男人。

车来了。
咱散了。

嗯。就是这样一个没头没尾的故事。
由于当天都是由哥们带着去的,脑瓜嗡嗡的。
所以具体是哪条街,哪个楼,哪撞房,还真就记不得了。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