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西安城中村的摆摊经历

gong'zhong'h!

作者:肆巴.冬狼

我的西安城中村的摆摊经历!

疫情影响下,谋食越发地艰难,摆摊竟然上了热搜。我已经接近半个月没更新了,这个热闹我觉得我可以凑下。就说说我徒步旅行经过西安时的摆摊经历。

一四年,我徒步旅行经过西安,银行卡丢了,幸好在银行卡丢了之前,我已经取了一千五百块钱。

我的西安城中村的摆摊经历 一本道 第1张
我的西安城中村的摆摊经历 一本道 第2张
我的西安城中村的摆摊经历 一本道 第3张

那时手机支付还不普遍。

寻思着既来之则安之吧,顺便就当体验一次,干脆在西安做点小生意,摆个摊做个生意,就当体验生活,能赚钱最好,不赚钱也不碍事。

既然要在西安摆摊,首先得解决住的地方。城中村是最好的选择。

西八里村很多的民房,每家每户都盖了七八层楼房,把一个弹丸之地围成了一个像香港九龙城寨一样的地方。

选择八里村还一个原因就是黑撒乐队的那首歌《流川枫和苍井空》

西八里村,房租不贵,找到一家一楼一百一月还有自来水。房子租好了,那就得寻找能干的事,总不能啥事不干就在西安潜伏吧。

大街上溜达看有没有能做的,走到钟鼓楼广场边上的骡马市步行街,走到了路尽头,看到一店门口排了十几米的长队,手搭凉棚望过去~门师傅香辣土豆夹馍。

怀着好奇心上前一看,制作很简单,馍切开,三串在滚烫的热水里烫熟的土豆片在桌上的辣酱盆里沾满酱,放进切好的馍里,放一片卤好的花干,然后根据顾客需要再放卤蛋啊,豆皮啊,等等,店员熟练把馍放进袋子里,就见等待已久地迫不及待的食客,在伸出手时喉咙已经在滚动着咽口水了。

作为一个从初中就苦练煎荷包蛋技术的,有十几年厨房经验的安静的美男子,看完所有的流程,感觉制作这玩意不难,可以做,蘸的酱是最主要的。馍这东西在西安的大街小巷都有现成卖的。

主意打定了,便退回去排队,买了五个,还特意让老板多沾点酱。

回到出租屋,把酱都刮进碗里,慢慢品尝,细细琢磨,琢磨有哪些调味料。

同时,当天下午就在城中村的一家五金店做了个小推车,花费九百,购置锅碗瓢盆,竹签,煤球,置办齐全后。在出租屋闭关一周,网上查资料,熬葱油,调制麻辣酱。

然后就是联系夹馍店,虽然我卖的是香辣土豆夹馍夹馍,但是面点我是不会的,如果自己做馍也来不及,工作量太大不说,我手里的钱也不够,所以找到了城中村的一家夹馍店,和老板谈好了价格。

一开始老板说一块钱一个,我开启了自己的诉苦史:我从遥远的大南京来,来到咱们可爱的大西安后,银行卡丢了,索性想做点香辣土豆夹馍生意,但是身上的钱所剩不多了,能不能便宜点,为了显示自己没有骗人,还把自己一路徒步旅行的照片给老板看,老板的脸色也从一开始的不相信到最后的竖大拇指,我的诉苦起作用了,馍的价格降到了八毛。

因为我要精确计算成本。

西安的土豆不贵,记得当时是六毛钱一斤,还有就是馍里夹的花干是三十一箱,一箱里有一百片,平均三毛钱一片,豆皮是一小蛇皮袋十块钱,可以用四天。煤球四毛五一个,

成本里除去房租,最多的支出是干辣椒麻椒。

一个饼的成本是大约两块钱,

所有的准备工作准备停当后,口袋里也就一百块。

用这一百块,买了五十个馍。

第一天,不敢做多,没想到的是,晚上五点在城中村出摊,只是没想,不到九点,就卖完了。这让我大喜过望,当时我想我可以进军餐饮业了。都已经胡思乱想到以后来连锁店了。

只是现实真的很残酷。

当初选择在城中村里摆摊,有仨原因一,主要原因是客源不愁,村边好几所大学,二,城中村街上摆摊没有城管,只要给村里每月交钱就可以了,三,房租便宜!

持续半年的摆摊生意开始了。

可以想象摆摊的生活是枯燥乏味且累的,但是因为累,更多的时候感觉不到枯燥乏味了,

每天早上六点就要起床,去朱雀桥市场买土豆,去的早能买到卖相好的土豆和其他需要用的,回来后,就开始在出租屋忙活

削土豆皮,削土豆片,穿土豆串,卤花干,然后就是把水烧热后,把已经穿好串的土豆片放进沸水里烫个七分熟,然后迅速的放到冰水里冰着,因为这样的话,当有顾客买夹馍时,可以稍微烫下就可以夹进馍里去,省时间,也不用别人等太久。

下午出摊,晚六点是卖饼的高峰期。

每天的这个时候,是租住在城中村的工地的工人下班,租在这里的学生放学的时间。我在城中村摆摊的位置也正好在城中村的西门口(具体方位记不清了,毕竟太久了,不过门口是对的。)

一直会卖到晚上十二点,而夜里十二点后也能卖出不少,因为这个时候出去玩的人回来饥肠辘辘,而且城中村有一些洗头房的忙碌完的小姐也会出来买。

说到这,我想起一个事!其实一开始,是不知道城中村的那条街里有很多洗头房的,后来我边上摆摊的哥们说的,他说自己一个星期至少得去两趟。

在我开业没多久的一个半夜,一个穿着比较性感的女子,露着半拉胸的女子向我的摊前走来:帅哥来两个夹馍。那胸看起来像是哺乳过的,因为胸露出来的上半球看似很丰满,但是明显有点太靠脖子,想必是小一号的胸罩挤出来的,而且走路时一颠颠地,看起来脂肪很松软,而不是脂肪很紧致的感觉。

我作为男人下意识的看了下半球后,迅速的把眼神转移到她的脸上,并且微笑以对:好嘞,美女。有生意上门自然得表现的开心,伸手不打笑脸人嘛,人家来消费的不是来看我苦瓜脸的。

迅速的把两个夹馍做好,然后有点不熟练的包好递到小姑娘手里。

老板一百的能找开么?

我犯难了,那天零钱真的没多少了,因为那晚好几个拿百元钞票来买一个五块钱夹馍的。

我看了看放钱的大桶里,面露难色指着桶里道:真不好意思美女,你看看,真找不开了,要不你明儿再送过来吧,也没几个钱。

虽然我不准备去光顾洗头房,但是看在女孩长得不错的面子上,我还是做大方的说。

那多不好意思,美女一边大口摇着夹馍,一边向我媚眼的含糊不清的说道。

旁边烧烤的兄弟在女孩走后说,你不怕她明天不过来。

我很不介意一笑:小钱,没事。

第二天,我都忘了这事了,又是十二点过后,还是昨天那个女的又来了,往我钱桶里放了二十块,帅哥,再来两个饼,还有昨天两个夹馍的钱,一共二十。

当女孩把钱放进桶里时,我忽然有种很开心的感觉,虽然十块钱不算啥,但是我对别人的信任得到了回报。

于是我在给女孩做夹馍时,每个馍里多放了个花干,外加半个卤蛋,但是没让她多付钱。

女孩那天拿到馍后,没有马上吃,而是提着塑料袋回去了。我想他回去后应该能看到我给他多加料了。

摆摊的生活是很累的,就不是一个人干的活儿,最多的一天卖过一百六七十个夹馍,一个夹馍五块钱,毛利润接近四百。

虽然赚到钱了,但是这钱赚的太累了。

每天睡眠不足也就罢了,而且每天上午忙完下午所有的出摊准备后,累的腰直不起来

在摆摊的那半年里

记忆最深刻的事是一次中毒经历

差点煤气中毒挂了。

而这次煤气中毒则直接导致了我最后撂挑子不干。

听我给您细细道来:

所谓的香辣土豆夹馍,和肉夹馍一样,只不过里面夹的竹签串上的土豆片,开水里烫熟了后,在酱盆里沾满辣酱,再加上豆皮卤蛋之类的。

一串上穿三片土豆,

每天都要切七八百串土豆片,

切完,要穿成串,

穿成串后,要先放到开水中烫一下,

然后放到冷水里冰一下。

刚到西安时是冬天,

天冷,在房间烧煤球炉时都是关着门的,

这天上午,我像往常一样烫土豆片,

忽然间感觉天旋地转,

一开始没在意,后来感觉不对劲,

起来时,一下子栽倒在房间,

当时恐惧立马涌上了我已经有点不清楚的脑袋,,

我意识到自己煤气中毒了,

我拼劲力气爬向门口,

打开了门,

然后起身在门口大口的喘气,

房东正好出门,看到我趴在地上,

吓坏了,

我上气不接下气的说,

煤气中毒。

从那天后不敢再关着门烫土豆片了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那天我没出摊,把所有土豆片都给了邻居炒菜吃了,得有四百多串土豆片呢,估计够他们吃好几天的。

这件事直接导致了,我不想再摆摊,赶紧回南京的念头。

回南京的想法的坚定,就像当初我想扎根西安做小吃的想法一样的坚定。

因为我怕死,我怕以后再出现一次这样的煤气中毒,我死都没人知道。

于是收拾细软,打道回府,坐飞机回了南京,老老实实的上班了。

我算了下那半年在西安也赚了五万多接近就要块钱,不过这钱我赚的我没有任何喜悦感。

这辆照片就是我在西安西八里村时的车。三块一个是因为刚开业时拍的,后来就五块了。

我的西安城中村的摆摊经历 一本道 第4张

祝好晚安

来源:知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