摆个地摊容易吗?

gong'zhong'h!
朋友圈看来的:
有些事情都是上天冥冥之中给你安排好的:上半年大家在家苦练蒸馒头、做凉皮、发发糕、烤蛋糕、炸油条等各种美食本领。
原来是为了下半年出来摆摊。
想起我在家三个月折腾完四袋十斤装的面粉——这是正常时候我三年的用量,可能都不止——我不觉会心地笑了。

生活冷知识的图片

现在似乎全民都摆摊了。
大家在办公室聊天,开玩笑也说过摆地摊的事儿。
卖水果吧。现在家家几乎都养成了天天吃水果的习惯,不愁卖不出去,利润应该不错。卖不完还可以自己吃,不会浪费。
不行不行。很多水果边卖边坏,卖不了根本吃不完。这个有风险。我们应该卖稳赚不赔的东西,还经放,不怕坏。
要不就防晒口罩?
……
办公室刚刚每人都买了一两个防晒口罩,有人觉得这个不会放坏,在女性群体中应该大有市场。想想好像也不错,防晒霜抹上只能管几个小时,总不能过一阵子就掏出来抹一次吧,还是防晒口罩方便。
有人斟酌着提出反对意见:
也不行吧。想想我们开始的心里价位,不都没下决心买吗?
也是。起初,我们觉得一般价位的防霾口罩也就十来块吧,现在的医用一次性口罩价格也掉到了正常水平,根本想不到一个防晒口罩就要49块!经过商量,统一放弃了。后来,有人在网上发现了39块的防晒口罩,一下子便宜了10块钱,大家才凑在一起一人一个两个地买了。也就是有了49块钱在前,后来再出现39块的就觉得相当便宜了,那也有一个逐渐接受的过程。地摊商品,不是便宜为上吗?防晒口罩可能真有点贵了。
虽是开玩笑,大家都还是很认真地想了半天到底卖啥合适。
结论是只能卖袜子针头线脑皮筋发卡证件本本外皮什么的。是不是很熟悉?对,就是我们常常在公交车站看到的摆摊人铺一块塑料布卖的那些东西。
同事们也就说说而已,没人会亲自尝试。
 
也听说有人开着私家车尝试过摆摊。
周末无事,开着车去杏园采摘,算是娱乐休闲。下午返回时,后备箱装满杏子,开到小区门口,打开后备箱,往那一站,不用吆喝,也有不少人光顾。
卖不完怎么办?不发愁,本就没有多少,可以把价格降到成本,便宜的东西还真不愁卖。花不了多少时间,卖完回家,能赚个两百来块。
这是玩票性质,本不指望赚钱,如果能赚几个小钱,喜悦就被放大了,这应该是种不错的体验。

 

摆摊有没有赚大钱的?绝对有,可对大多数人来说,摆摊很艰难,挣钱应该很有限。
我常常会杞人忧天:如果摆摊的人越来越多,那些东西都卖给了谁?生意有保障吗?能维持生存吗?
我对想摆地摊赚钱的行为一直心存怀疑。
冬天,天黑得早,我下班步行回家要经过一个公交车站,会经常看到一个老太太在地上铺块布,上边摆着袜子鞋垫手套皮筋什么的。她就坐在摊子后边,在寒风中缩着脖子抄着手,希望渺茫地等待有人光顾。
我很少见到有人在她的摊位驻足。偶尔,有人等车无聊,会在她的摊位前瞟几眼,也有人可能看到了自己需要的东西,就蹲下来拿在手里端详,自然也会问问价。老太太的眼睛都亮了,热情得有点过分地推销着那个小小的商品。可是,车进站了,那人迅速放下手中的东西,转身快走几步,上了公交。背后是老太太失望之极的目光。
我在她的摊位上买过几根皮筋,就那种最最普通的黑色皮筋。细一点的一块钱一个,宽一点的一块五一个。除掉成本,这能赚几个钱?
我还怀疑,她会不会冻了好几个小时,连一根皮筋都卖不出去?很有可能。
也曾碰到她收摊的时候。她把地上的东西分门别类地收起来,装进旁边一个大大的编织袋里,把编织袋挎在胳膊肘,侧着一边身子,慢吞吞在马路边上走着。后来,她把编织袋放到了一个买菜的小拉车后边,我都替她欣慰了不少。
如果是这种摆摊方式,一日三餐都很难保证吧。
 
我想象中比较理想的摆摊,是在有一份稳定的工资之后,没事时摆个摊玩玩,能赚钱自然不错,赚不了钱也没有什么,反正也不指望它吃饭。心里没压力,我才能觉得摆摊好玩有意思,摆摊就是枯燥生活的调味品。
我们有40%的人月均收入不足1000元,央行报告显示,有一半以上家庭,已在破产边缘。
想到那些曾经摆摊的人都已经被赶进了商铺,他们得额外支付租金水电费什么的,成本自然增加了,那现在允许摆地摊了,他们的生意怎么维持?想到有人真的得靠这个谋生……我再看调侃摆摊的段子,心情就有点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