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葛亮vs王司徒,鞠躬尽瘁vs岂不美哉

gong'zhong'h!

作者:张佳玮(来自豆瓣

《三国演义》第一文武全才之人是谁呢?

答:王朗王司徒。

文的方面不提了,三公之位,司徒之职。

武,那就厉害了。

小说第十五回曰:

孙策大怒,正待交战,太史慈早出。王朗拍马舞刀,与慈战不数合,朗将周昕杀出助战。孙策阵中,黄盖飞马接住周昕交锋。

太史慈跟孙策打过平手,江东顶尖的猛将。王司徒拍马舞刀,居然太史慈还战他不下,真英雄也。

——反正,就显得王司徒文能阵前说诸葛,武能对面砍太史。允文允武,真英雄也。

当然,王司徒被这么夸,也要付出代价。结果就被虚构了一篇武侯阵前骂王朗,一锤定音。王司徒吐血倒马,没了。

其实王司徒那番话,乍看确能唬人。具体内容,我们都很熟悉了。

张口就说“天数有变,神器更易,而归有德之人,此自然之理也。”拿天道说事。

之后就说天下大乱,曹操平乱,天命所归。既然要应天顺人,那就自然而然,带出了:

“倒戈卸甲,以礼来降,不失封侯之位。国安民乐,岂不美哉!”

诸葛亮vs王司徒,鞠躬尽瘁vs岂不美哉 一本道 第1张

可惜,这个套路,小说里,二十年前,诸葛亮在江东见识过了。

当年诸葛亮舌战群儒,薛综也是没事说天命,说什么天数将终,被诸葛亮一句无父无君,拍回去了。

诸葛亮这次,依样画葫芦:先说汉室衰微,是因为汉臣朽木当道,那是骂汉朝老臣王朗。

又说王朗反助逆贼,同谋篡位,就是指着鼻子骂了。

再宣传一句昭烈是正统,临了再说王朗没脸见汉朝先帝——总之,围绕着汉是正统,追着王朗出身汉臣,一路追到底。

王朗没了。

——话说“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这话也是编剧加的,原著没有。但提个效果,一气呵成嘛。

大概编剧想:“反正诸葛亮阵前骂王朗是编的,咱们追骂几句也没事。”

诸葛亮vs王司徒,鞠躬尽瘁vs岂不美哉 一本道 第2张

正史上,王司徒当然没被诸葛亮正面骂死。

但王司徒劝降诸葛亮、诸葛亮隔空骂王朗,倒也是有的。

如诸葛亮所言,王司徒是“世居东海之滨”。

通经,拜了郎中,师事太尉杨赐。被陶谦察了茂才。老名士了。

当时汉献帝在长安,王朗劝陶谦奉事汉献帝。于是天子给陶谦安东将军,王朗会稽太守。

之后孙策来了江东,王朗去打,输了,逃海上,被捉了。

孙策也不想乱杀名士。之后曹操要王朗,王朗就去了。

王司徒整体的风格,是温吞。后来《世说新语》里,王司徒的形象,两个段子

其一:王朗很推重华歆的学识度量。年终腊祭八神之日,华歆召集子侄们宴饮,王朗也跟着学。有人跟张华说这事儿,张华吐槽了:王朗学华歆,都是表面皮相,所以离华歆越来越远。

其二:还是王朗和华歆,一起乘船避难,岸上有人,想上船来投靠。华歆犹豫,王朗觉得船里还宽敞,不妨;末了才发现,那人被贼寇追杀了,王朗怕了,想把那人放回岸上去,华歆说了:我刚才犹豫,就为了他可能有难会连累我们;可是既然收留了,怎么还好意思舍弃他了?

这两个还算是段子,但王司徒正史,确实是这风格:

比如,之前孙权跟曹操(假意)称臣时,王朗还歌功颂德一番,仿佛天下要定了。结果当然就是:孙权继续跟曹魏杠了下去。

后来曹魏篡汉,身为汉献帝任命过的会稽太守,王朗就当了曹魏三公。

刘备和孙权打起来了,曹魏有人提议,是不是顺便捡现成,趁火打劫?王朗说天子之军,应该不动若山。后来刘备被陆逊打跑时,曹魏没捡得来现成便宜。

到了曹丕朝,王司徒主要的记录:一是劝节省,二是劝不要恢复肉刑:跟钟繇卯上了。

当时的舆论讲仁义,都说该停止肉刑。钟繇自己干过刑狱,认为废除肉刑固然宽仁,但反而加重了刑罚。他是从实际操作出发的。

王司徒嘛,那自然是讲一堆大道理呗。

陈寿说钟繇开达理干,王朗文博富赡,都是一时之俊伟——说白了:钟繇善于实操,王朗引经据典。

这事让钟繇和王朗撕了一阵子,留了个后患:

王朗王司徒的孙女王元姬,后来常跟自己老公司马昭吹枕头风,说钟繇的儿子钟会久后必反。

——说穿了,上一代结的仇啊。

这么看来,王朗王司徒,按行为来说,大概不算个坏人。

据说为人慷慨,又厉行节约,(除了背弃汉朝)品德也不坏。

但不大聪明,没什么主见。甚至笔下嘴上,都不算快。

《三国志·王粲传》注引《典略》,说王粲口才好,辩论棒。

相比起来,钟繇、王朗等,“皆阁笔不能措手”,显然差了一筹。

钟繇至少书法出色,王司徒就……不知道了。

大概他的确不善于出主意,但聊聊节约,夸夸曹魏,还挺不错的吧?

诸葛亮vs王司徒,鞠躬尽瘁vs岂不美哉 一本道 第3张

正史,王司徒和诸葛亮有啥关系?

正史,刘禅初继位时,王朗和他的同事华歆、陈群、许芝、诸葛璋等,纷纷给诸葛亮写信,陈述天命人事,劝诸葛亮投降算啦。

这算是书信版本的“以礼来降,岂不美哉?”

诸葛亮没回信,所以也没当面骂。

但一回头,《后出师表》里,有这么句话:

“刘繇、王朗,各据州郡,论安言计,动引圣人,群疑满腹,众难塞胸,今岁不战,明年不征,使孙策坐大,遂并江东,此臣之未解二也。”

——当年刘繇王朗就是偏安不动,导致孙策坐大,吞并江东。

——所以诸葛亮也是怕魏国变强,所以要北伐骚扰之。

逻辑很通。

演义里,诸葛亮阵前骂死王朗。

正史里,诸葛亮被王朗劝降不搭理,回头写表文里当反面教材嘲讽,流传千古。

好像,后者更残忍一点?

诸葛亮vs王司徒,鞠躬尽瘁vs岂不美哉 一本道 第4张

说到“动引圣人”,诸葛亮也没冤枉王司徒。

当时曹丕后宫孩子少。王司徒就上表了。开头就一大段:

“昔周文十五而有武王,遂享十子之祚,以广诸姬之胤。武王既老而生成王,成王是以鲜於兄弟。此二王者,各树圣德,无以相过,比其子孙之祚,则不相如。盖生育有早晚,所产有众寡也……”

说了一堆什么周文王周武王周成王的典故,话锋一转,说曹丕的品德堪比周文周武(这马屁拍得),但是年纪大了,儿子少,立嗣的事儿还是得上心。又引经据典说,后宫不在人多,在于诚于一意什么的。

引经据典,管天管地,最后管到曹丕的下半身去了。

同样的年代,诸葛亮写《出师表》,开头就是“先帝创业未半……”我们都耳熟能详。

陈寿说诸葛亮写文章,文采不艳,不说些有的没的,是有原因的:所谓“亮所与言,尽众人凡士,故其文指不得及远也”——诸葛亮写文,面向对象是普罗大众。说清楚道理就行。

这就是王司徒和诸葛亮的区别了。

立场上,王司徒汉朝老臣,去给曹魏摇大旗。

诸葛亮东汉农夫,却孤旗扶汉。

做派上,王司徒动引圣人,走的是上层路线。

诸葛亮是重视民生,文章简洁,实际操作一等一。

——顺便,这方面,不止诸葛亮如此。像刘备(和法正)就很务实,所以看不起名士许靖,把他当花瓶而已。

演义里,王司徒作为汉朝老臣,看到曹魏得势,便归于天意,转身“岂不美哉”?这也算是一种老名士面对时代变迁,采取的一种自欺欺人吧。

司马徽当年早就批过,“卧龙虽得其主,不得其时”,诸葛亮早就知道自己是在逆天了。天时不天时,他就没在乎过。

演义里,诸葛亮是直接反驳王朗的顺天论;正史里,诸葛亮逆天而行,在大不利时,依然嘲讽王朗,依然强调“汉贼不两立,王业不偏安”,堂堂正正话说穿。

所以,虽然历史上这俩人没真的阵前互骂,但的确做派上,是针锋相对。

正史虽然没有“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这么面对面的单挑,但诸葛亮不答王朗的劝降,又用《后出师表》,用实际行动,完成了对王朗的终极嘲讽。

这么想想,罗贯中把他俩对线,直接写进小说里,让他俩的隔空对决真的上演了一次,也算是痛快了吧?

当然,有说法《后出师表》是后人托名。但没关系,实际行动的对比,更明显。

诸葛亮五丈原归天后三十年,他儿子诸葛瞻、孙子诸葛尚战死绵竹,一生为汉。

王司徒身为汉臣,当了曹魏司徒,孙女儿王元姬还生了晋武帝司马炎:代代富贵,朝朝得势,还不提他儿子王肃在经学上的那些小手脚——那是另一个话题了。

诸葛亮殁后,家里桑八百株(因为他要带头鼓励蜀锦贸易),田十五顷,家无余财。

王司徒除了王元姬这个太后孙女,还有个孙子王恺,就是跟石崇斗富的那个败家玩意儿:什么紫色绸缎做行幕拉个四十里,什么赤石脂涂墙壁。啧啧啧。

对诸葛亮而言,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家无余财,不负汉朝。逆天而行,星落秋风。

而对王司徒而言,应天顺人,“不失封侯之位”。大概,不管汉还是魏还是晋,都能让他的家族“国安民乐,岂不美哉?”